三四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倾世绝宠之白头吟 > 第956章珍视
        “白姨娘,我没事,可你亲手给我做的牙刷,被长金扔到池塘里去了!”

        九小姐一脸落寞地指着池塘道。

        “无妨,一支牙刷而已,我今晚再给你做一支就是了!

        你现在还是赶紧先随我回去处理一下伤势!

        你看看你的裙子,都摔破了,你的膝盖肯定是受伤了!”

        阚羽萱上下打量了一遍发现,九小姐的裙子摔破了两个大洞,身上还带着不少细小的沙石,所以她想过去就知道九小姐的膝盖肯定也被沙子蹭破了皮!

        “不行!

        那是你亲手做给我的,我不能这样浪费你的心意!

        除了我的哥哥,就只有你对我这么好了,我不能让它就这样沉在水底腐烂!”

        九小姐说着就要脱鞋,真想下水去捞。

        “诶!你别去!你要是这么想捞回来,我替你捞就是!”

        阚羽萱一把拉住她要去脱鞋子的手,虽说九小姐岁数比阚羽萱要大,可她在阚羽萱眼里就是个孩子,所以阚羽萱实在没办法看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模样的九小姐,在这大冬日里,跳进池子里捞一支牙刷。

        “可那是我弄丢的……”

        但九小姐闻言却是觉得更加歉疚起来,她是真的很珍惜那支牙刷,很想把它捞回来,可此刻她这想法似乎又变成了任性的要求。

        “不是你弄丢的!

        是那些小混蛋弄丢的!与你无关!

        你乖乖在这儿等着,我去捞回来,这大冷的天,可不能把你冻病了!”

        阚羽萱说着就把鞋子往旁边的草坪上一踢,随即便弯腰扎起了裤管。

        “可白姨娘下水也可能会被冻病的呀!”

        九小姐蹙眉担忧道。

        “你不用担心我,我这衣服是用了特殊材料制成的,能够自动保温,所以我是不会被冻着的!”

        “难怪白姨娘总是穿得这么少!”

        “所以你就安心等着吧!”

        阚羽萱冲着九小姐笑着眨了个眼,便是直接跳下水去了。

        虽说这池子不算深,也就到阚羽萱的腰部,但这冬天的池水确实冷得刺骨!

        尽管阚羽萱身上穿着的衣服,是白丘精选的能够自动恒温的衣料,但池水从她的裤管口钻了进去,直接接触到了她的皮肤,自然还是会把她冻到!

        可为了不让岸上的九小姐担心,阚羽萱就咬牙隐忍着这股刺骨的寒意,又卷起袖子,躬身在水下摸索了起来。

        “白姨娘,往前面一些!”

        为了帮助阚羽萱尽快捞到牙刷,九小姐就在岸边指挥起阚羽萱寻找的大致方向。

        “是这里吗?”

        “再往左一些!”

        “这里?”

        “再左一些!”

        “这儿?”

        “对对对!就在这附近!”

        “好!”

        阚羽萱应罢,就把手伸得更下去一些,在池底的淤泥里摸索了起来。

        “九儿,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阚羽萱正找着牙刷的时候,白丘跟着长生就回来了。

        白丘远远地看见阚羽萱在水里立时就着急地想加快脚步跑过去,把阚羽萱从水里抱出来,可奈何长生没他反应那么快地认出在池塘里躬着的人影是阚羽萱,他便只能克制焦急地提示长生一句,在水里的人好像是白姨娘的打扮,长生才因此赶紧走了过来质问。

        “大哥哥!你回来了啊!”

        九小姐一听到长生的厉声质问,就吓了一跳。

        而另一边,专心在水里摸索牙刷的阚羽萱,则是高兴地举起从淤泥里捞出的牙刷,回身对九小姐笑道:

        “找到啦!找到啦!”

        “白婉儿,你赶紧上来!你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跳到池塘里弄的满身脏污,成何体统?!”

        岸上,长生见阚羽萱的衣服除了背部,几乎就全湿透了,便是严厉地责骂起她来。

        “……”

        阚羽萱一看到长生那张脸,顿时也没了笑容,只拿着牙刷径直往岸边回。

        “大哥哥,你别怪白姨娘!要怪都怪我!是我不小心把东西弄丢了,白姨娘才好心帮我去捡的!”

        九小姐深怕阚羽萱会因为她受了长生的责罚,便是赶紧这般解释起来。

        “娟儿,你不必和他说那么多!”

        阚羽萱说着就两手一撑岸边,爬了上来。

        长生见状要上前去扶,但却不想白丘先他一步脱下了长衫,走到了他面前低声一句:

        “大少主,这里人多眼杂,还是让属下来吧!”

        说着,他也不管长生答不答应,就直接把衣服披在了阚羽萱的身前,然后一把打横地抱起了光脚的她。

        虽说长生对于白丘这突然先斩后奏的抢先行为有些不悦,但白丘的借口很有说服力,他便只当他是护主心切,急于为他排忧解难,才突然这般积极主动。

        故他没有多说什么,只命令了一声:

        “赶紧把白姨娘送回院子里去,严加看管,不准她再出青石院半步!”

        “是!”

        白丘应罢就抱着阚羽萱往青石院走,而阚羽萱则是赶紧伸长了手地把牙刷塞到九小姐手里,随即便边被白丘抱着走地,边扒着白丘的肩头,对九小姐嚷嚷着嘱咐道:

        “娟儿,你赶紧回去哈!

        你放心,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

        还有那牙刷,记得洗干净后放在水里煮一煮再用,要是怕有气味,在水里加些香草一块儿煮就除了味了!”

        “好!我记住了!”

        九小姐举起牙刷,冲着看似被白丘强行抱走的阚羽萱挥了挥手,高声应答。

        “回去吧!”

        阚羽萱随即也对着她高高地摆摆手示意作别,而后下一秒,她就被白丘抱进了青石院中,让九小姐看不见了。

        “行了,九儿,你也快回去吧。”。

        而长生走去捡起了阚羽萱随意脱在草坪上的鞋子,与九小姐说了这么一句罢,就拎着阚羽萱的鞋子也回了青石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