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216章 半人半兽的孕妇
        认识金暮黎之前,兰尽落一个人独来独往,连个朋友都没有,更别说追求谁。

        如今好不容易有个令他怦然心动的对象,却是个喜欢写诗画画的。

        完全是他一窍不通的领域。

        更要命的是,那诗也不是这个世界的诗,那画也不是这个世界的画。

        夜梦天通过金暮黎知道妘青芜的身体里住的是另一个世界的灵魂,兰尽落又通过夜梦天知晓。

        可整得再明白,不会写,不会画,有个屁用。

        两人对着那几张纸咕咕哝哝合计半天,也没搞出个所以然。

        最后只能决定找机会请金暮黎帮忙~~虽然那希望,真的不大。

        妘禛禛守在茶楼厨房,待粥熬好,便亲自端到妘青芜房间。

        恰遇兰尽落、昱晴川和夜梦天也一起过来。

        妘禛禛抿了抿唇,最终没忍住,将粥一放,直接对兰尽落发出灵魂质问:“兰大哥,你喜不喜欢我?”

        兰尽落的身体僵如木雕泥塑。

        他不自觉地看向妘青芜。

        妘青芜垂着眼,好像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对外面发生的事毫无感知。

        兰尽落又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夜梦天。

        夜梦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也有些傻呆。

        禛禛姑娘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换谁都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兰尽落的心脏揪到发酸。

        说喜欢,违背他的本意。

        且他真正喜欢的人也在这里。

        无论出于那一点,都不能欺骗妘禛禛说喜欢。

        可若说不喜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妘禛禛不恨死他才怪。

        他倒不在意妘禛禛恨不恨,他怕的是,妘禛禛把这份恨意,发泄在阻挠自己接近她三哥妘青芜的事情上。

        真是左右为难。

        茶室里寂静无声。

        金暮黎叹口气:“禛禛姑娘,建立感情是需要时间的。我和我夫君相处三年多,才真正相爱在一起。你们从认识到现在,才几天,何不多给对方一些机会互相了解。”

        其实她的真正想法是: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一句话完事儿,多爽快。干什么在这婆婆妈妈半天不吭声,烦死了。

        可她偏偏不能真的那么说。

        最麻烦的三角恋,谁都不能轻易插手。

        她只能帮着拖,不能帮忙作主。

        夜梦天收到兰尽落的求助目光却没说话,显然是有顾虑。

        如此,她便更不能按自己的脾气随便出言。

        妘禛禛毕竟年纪小,既容易冲动,也容易后悔。兰尽落的反应让她想打自己的嘴,金暮黎一开口,她便顺着台阶下了,点点头,端起碗,轻声道:“哥,你喝点粥。”

        妘青芜心说都快吃晚饭了,现在喝什么粥?

        可眼前气氛……

        这话打死不能~~嗯?

        “小五,这粥里加了什么?”

        “四哥从家带的,跟别物配在一起是毒药,单用却有益健康,”妘禛禛道,“三哥身体积弱两个多月,又路途颠簸,用它正好。”

        妘青芜点点头,不再问。

        妘禛禛说了这么多,偏偏不提该物名称,显然是不愿让人知晓。

        妘家堡的毒药配方,自然要尽量保密。

        妘青芜粥吃一半,妘璎便和小厮福禧提着参片、灵果等大包小包补养品回来了,四只手满满当当。

        金暮黎故意啧啧两声,笑道:“有钱大佬就是不一样,再昂贵的东西,买起来也像白捡不要钱。”

        妘青芜听她说另一个世界的语言,便抬头看她。

        见她果然正朝自己笑,便忍不住勾起唇角:“我也是头一回体验生在富豪家的感~~”

        话未说完,专门负责这间茶室服务的堂倌忽然跑到门口,伸着双手道:“金姑娘,您的信!”

        金暮黎愣了愣:“我……的?”

        夜梦天也很诧异:“你是不是送错人了?”

        “不会不会,”堂倌忙道,“那人指名说这是金暮黎金庄主的信,还特意说了金庄主的白发蓝眸特征。”

        生而白发者不多,蓝眸更是稀少,两样都占全的,别说小小茶楼,就算整个瑀陬城,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所以绝不会错。

        金暮黎双眉微皱。

        知道她在这里并给她写信的,除了青羽,好像再无旁人。

        可青羽一能传音,二有灵蝶,怎会使用最麻烦的写信方式?

        难不成被人困住了?

        人界有那么厉害的阵法或结界?

        不可能吧。

        她想了半天没想出头绪,夜梦天已经替她问道:“送信的是何人?你可认识?”

        “不认识,”堂倌摇摇头,“但看穿衣打扮,应是富贵人家的小厮。”

        夜梦天这才上前接过信。

        若信有问题,堂倌此刻应已倒下,不可能还平安站在这里。

        拿碎银打赏了堂倌,待他满脸欢喜离开,夜梦天才将手中之物仔细捏了捏,再小心打开。

        妘璎看了一眼:“没有沾附毒粉,纸张也没有浸过毒液。”

        众人闻言,都放了心。

        金暮黎的手掌拍在轮椅靠背上,再次啧啧笑道:“有专家朋友就是好,不然防不胜防,哪天被奸诈仇家药倒,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妘青芜忽然就觉得自己的存在变得很重要:“我一定会努力学习毒药暗器,不让别人伤害你。”

        “好,”金暮黎揉揉他的发,“毒药方面,以后就由你保护我。”

        夜梦天明知二人之间没有什么污七八糟,但见他俩如此亲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便将信笺递到她面前:“落款是青羽。”

        金暮黎目露惊讶。

        她接过信,看了一遍。

        “的确是他的笔迹和口吻,”金暮黎总觉有点奇怪,“可……”

        快捷方式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选择最慢最老套的一种?

        夜梦天见她眼中含有疑惑与茫然,便道:“只要人没事就好。”

        金暮黎微微一愣,继而放松轻笑:“他能有什么事。”

        十几万岁的神鸟,若在人界被擒拿,以后就不用混了。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人界虽然暂时没人能奈何得了青羽,但和他们一样隐藏行踪收敛气息、低调混迹人界的其他界民呢?

        比如,魔界。

        她更未料到,此刻的青羽,已悔青了肠子。

        他如何知晓,找到毒箭源头之时,就是自己中阴招被软禁之际。

        不,这可不算软禁。

        他低头看了看交叉绑缚在身上的黑光绳索,气得牙根痒:“墨擎御!该死的,你还不把我放开!”

        两扇墨色石门缓缓打开,墨擎御穿着浅色锦袍含笑行来:“怎么,一会儿不见,就想我了?”

        青羽咬牙切齿:“混蛋!”

        “青羽哥哥的声音连骂人都这么好听,”墨擎御摸摸他的脸,语调像调戏良家女子的流氓,偏又笑得温柔而宠溺,“只要哥哥乖乖留在这里,骂什么,我都不生气。”

        “做梦!”青羽感觉肺都要炸掉,“你践踏我的尊严,让我失去人身自由,还想让我心甘情愿乖乖就范?你不生气,我还要感恩戴德?”

        “哥哥错了,”墨擎御一脸笑眯眯,耐心十足,“擎御要的是哥哥的肺腑真情,不是感恩之心。”

        青羽气冲胸腔,欲破口大骂,却又突然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墨擎御,若我这样待你,你会对我生出欢喜之心么?”

        墨擎御偏了偏头,似乎是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气死人不偿命道:“会啊!”

        青羽:“……”

        墨擎御接着道:“哥哥若如我对你这般,疼我一个,宠我一个,爱护一生不后悔,我自然什么都依哥哥,哪里需要什么绳索,尊主打死我,我都不会离开哥哥半步。”

        青羽黑如锅底的脸,渐渐露出一丝无力:“墨擎御,六万年前犯的错,我认。你说要如何补偿,我都可以答应。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都~~”

        “那就待在我身边,”墨擎御不等他说完,便打断道,“只这一样,不需要别的补偿。”

        “不行,”青羽一口回绝,“我乃冥尊座下,你却为魔尊下属,两界之民,不可能、也不被允许有这样的交集。”

        墨擎御轻嗤:“魔界和妖界没有神界仙界那么死板不知变通,何况跨界亲密,并非绝无仅有,除了仙凡相恋,神转人间,我们尊主也娶了人界七八个男子,还想法设法历尽艰辛,助他们通过界门,慢慢适应魔界,不仅能在魔界落脚,还能在魔界生存,不被魔气侵蚀身亡,最终相爱相伴,永不分离。”

        青羽想爆粗:“魔尊是女人,她喜欢男人再正常不过,可你……”

        他气到头晕,“神仙两界与人界的感情纠葛无论结局好坏,起码都是男和女,哪有你我这样、这样……”

        嘴唇哆嗦几下,最后控制不住的暴躁怒骂:“羞于启齿!”

        “羞于启齿?”墨擎御的脸色渐渐阴沉,他抓住青羽被勒出褶皱的衣领,低声厉吼,“那是谁招惹的我?”

        “我……”理亏的青羽瞬间蔫掉,“我已经道歉,并愿意补偿。”

        “补偿?”墨擎御冷哼,“我一不缺金,二不缺银,也不稀罕灵石和宝器,你想拿什么打发我?”

        “那你说你想要什么,”青羽诚恳道,“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尽力去弄来,绝不推脱耍赖。”

        “我就要你陪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许去!”

        又他妈绕回来了。

        青羽感到很头疼。

        “身体上的伤害,心灵上的伤害,你想拿一两件破物什儿来抵债?”墨擎御捏住他的下巴,霸道气息直直扑向他的脸,“门儿都没有!”

        青羽又气又无奈,与他互盯对视半晌,终是先一步垂下眸。

        无法沟通协商的对话,让他心力交瘁。

        却在这时,墨擎御又轻轻俯身,嘴唇有意无意碰触他的耳垂,慢声慢语说了一句话,令他双颊瞬间通红如火烧云。

        墨擎御看着那红透的耳朵,再也忍不住,低头凑了上去。

        ~~

        ps:朋友说生字生词太多,影响阅读体验,不如以前那种白话文。所以从本章起,文风会有所改变,希望书友们不要觉得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