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206章 小五妘禛禛
        虽然妘禛禛的那句“不去就别想进我妘家的门”很有歧义,兰尽落在短暂犹豫后,还是选择了迈步。

        毕竟是见识过慈悲教恐怖机关的人。

        何况他的武力值与那时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

        他自信,妘家的“无情道”再可怕,也要不了他的命。

        只要死不了,妘家必会救治。

        既如此,那就闯一闯,正好长长见识。

        他让昱晴川留下。

        这样,即便他受了伤,也还有个健全的人继续办正事。

        昱晴川却不肯。

        兰尽落劝而无果,只能由他。

        一起进去也好,可互相照应。

        昱晴川具有很强的武道天赋,有他做伴,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当两人身在所谓的“机关暗道”时,却都有些脑袋发懵。

        看着眼前一片红,昱晴川愣半天,才伸手摸向轻纱喜帐:“这……”

        手揪鸾帐,目视鸳鸯喜被,他好一会儿才扭过头,直勾勾看着兰尽落:“兰大哥,她这是想让咱俩大婚?”

        兰尽落正一副严肃脸皱眉思索,闻言不由噗嗤一声乐,照他后脑勺一巴掌:“瞎说什么玩意儿你个憨货。”

        昱晴川对他不设防,被拍得脑袋一点,嬉笑起来:“那这满屋子东西,是给谁洞房?”

        兰尽落想起妘禛禛那布满红霞的脸,暗藏羞意的眼,有些胡思乱想。

        可也不对啊。

        妘禛禛又不知道他们会来。

        退一步说,即便她有直强预感,觉得自己会在今天与某个男人一见钟情,也不可能提前做出这种一步到位的准备。

        姑娘家,哪有如此不知害臊的。

        “难道是幻觉?”他想了想,推测道,“莫非我们毫无察觉的中了某种毒,进了虚假幻境?也不对……”

        他捏捏昱晴川的肩膀,手感和拍他后脑勺一样真实,“若为药物所致,不可能幻境相同。”

        昱晴川经他这么一说,为解疑惑,竟抬手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然后“嗷”的一声痛叫。

        兰尽落:“……”

        他看着昱晴川因疼痛而扭曲的脸,无语摇头:“你和自己是有多过不去?”

        昱晴川小孩子般面露委屈,正要接话,身后却传来异响。

        两人猛然回头,神情戒备。

        出乎意料的是,入目竟是一只轮椅,以及坐在轮椅里的年轻男子。

        昱晴川瞠目愕然,兰尽落的眼神却几近凝滞。

        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

        尤其是那种特殊到极致的忧郁气质。

        心脏比平日缓慢数倍一声跳后,骤然急遽,快得似要蹦出胸膛。

        那人望着他,声线却比面容还要清冷:“出去。”

        兰尽落:“……”

        男子不怒不燥,也不问二人是谁。只表情淡淡,下逐客令。

        这种反应,连昱晴川个憨货都觉得奇怪:“你……你是谁?”

        “……”男子瞥他一眼,“你在我的屋子里,质问我是谁?”

        木轱辘转动起来,男子将自己送到铺着红桌布的圆桌前。

        本欲抬手取壶为自己倒水,却在瞟到桌上一叠素笺时,旁若无人的发起呆来。

        兰尽落随他看向曾被忽视的纸张。

        他看不到纸上写有什么,不自觉地迈开腿,往桌边走两步。

        声音很轻,却依然惊动男子回了神。

        他微微侧眸,双眉浅蹙:“你们怎么还没走?”

        因神偷职业而绝不需要存在感的兰尽落:“……”

        他第一次觉得存在感太低,并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我……”兰尽落望着他的大半个完美侧颜,喉结轻轻滚动,“我们是被五公子迫……请进来的。”

        男子垂眸抿唇。

        许久,才默默转身,欲离。

        兰尽落鬼使神差般大步抢上前,扶住轮椅靠背:“我来推!”

        男子冷淡拒绝:“不必。”

        两人刚认识,连名字都不知,兰尽落不便纠缠,只能立在原地。

        那人身影连同轮椅一起消失。

        昱晴川见他还在发呆,不由唤道:“兰大哥,你怎么了?”

        兰尽落没说心里的打算,只回身看向桌面。

        最上方那张纸上写了许多字,字体犹如初习毛笔的孩童学生。

        是他写的么?

        兰尽落有些讶然。

        那么好看的人,怎么会写这样一副丑字?

        但很快,他就被字很丑、段落也很奇怪的内容吸引。

        如果金暮黎在这里,就会认出那是一首名为《绝望》的诗体歌词。

        而写这首歌的,必是另一个空间的灵魂。

        兰尽落目视纸笺,在心里无声默念那长长短短、一行一段的句子:

        海有尽

        云无际

        现实离梦想太遥远

        再如何努力

        都无法到达彼岸

        你看那血流得多么烈

        你看那花开得多么艳

        你看风从头顶飞过时

        是否能留出一片晴澈蓝天

        谁在尘埃里漂浮

        谁在虚光里耀眼

        谁把青春和性命都遗忘在五指山

        恣意哭过

        恣意笑过

        最后

        每个人都横躺人世间

        苟延残喘

        读到最后一句时,兰尽落心里有股说不清的酸涩滋味。

        他翻开第一张,目光落向第二张。

        依然是丑到惨不忍睹的字。

        比上面那张还丑。

        顶行正中写着“迷茫”。

        接着便是长长短短,不断另起一行。

        每张薄笺都写满。

        前几张的内容他基本能看懂,最后一页却有些卡。

        因为个别词语太陌生:

        不经意间

        你从网络走来

        不经意间

        你出现在我面前

        不经意间

        我们由淡淡的开头

        滑出浓浓情感

        蜜一般的甜

        永远没有令人厌烦的搭讪

        你是凡尘俗世里的谪仙

        从不知一见钟情为何物

        缓缓陷入你带来的迷情梦幻

        频频眷顾你的空间

        只为看你为我书写的片语只言

        你若伸手

        我便相牵

        你若无求

        我便放还

        让爱恋随风飞远

        远至地底天边

        碧空阔

        帆海蓝

        纸张右下角处,用寥寥几笔勾勒出一副碧海蓝天图,微波海浪里漂着一叶小小孤舟。

        字虽丑,画却有种简约之美。

        兰尽落不知“网络”是何意,也曲解了“空间”。

        但这并不影响他最基本的判断,那就是:此乃情书。

        莫名有些失落:原来他已有了心上人。

        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纸张边缘。

        片刻后,又无意识地将它们卷起,塞进袖子里。

        昱晴川看愣了:“兰大哥,你偷……呃……拿这个干什么?”

        兰尽落也愣了愣:“啊?”

        随即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不由老脸一红:“啊,我是……我是想着这东西可能对我们接下来的闯关有帮助。”

        昱晴川先习惯性地“哦”一声,又很快瞪大眼表示疑惑:“啊?”

        几张鬼画符般的纸,既非地图,又非“无情道”机关暗器的说明,能有什么帮助?

        兰尽落极力镇定,耳尖却泛起可疑红:“这些文字里,可能藏有对机关暗器的解读,我~~”

        话未说完,几名侍女各捧赤金色托盘鱼贯而入,分成两列站立。

        而她们手中所捧之物,赫然是大红婚服,婚靴,金冠及腰饰。

        昱晴川惊得倒吸一口凉气。抬腿间,因为太慌张,左脚绊了右脚,歪跌床上。

        兰尽落:“……”

        他无语道:“你慌什么?”

        “我当然是……”昱晴川正要跳下床的动作突然顿住,挠挠头道,“咦?对呀,我慌什么?”

        几名侍女想笑不能笑,低着头憋得辛苦。

        兰尽落过去拉住昱晴川的手,将他扯下床,迈步要走。

        一道身影却伴着嬉笑声出现在房门口:“让我瞧瞧是哪个倒霉鬼被小五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