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198章 被标记
        被尿湿的夜梦天哭笑不得。

        直到青羽满脸复杂地说,那是雪麒在对自己的所有物做记号,就像虎狼圈地盘一样,他才恍然大悟。

        不由欣喜若狂。

        “暮黎,暮黎……”他抱着她,亲她的脸,“即便失去记忆,你也没有把我彻底忘却对不对?”

        她用尿液昭告所有人与兽,她对他的所有权。

        原来,她早就在潜意识里,将他当作别人不可触碰的私有物。

        然而,这事儿还没完。

        当他听从青羽建议,去谷中溪流边脱下衣衫准备濯足沐浴时,那直勾勾盯着他的小小兽,竟然流出两道细细红面条!

        夜梦天被吓到:“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流鼻血了?”

        他大声呼唤,叫来青羽。

        青羽一瞅,扶额捂脸。

        随后竟转身跑掉:“这事儿我插不上手,你自己看着办。”

        夜梦天手慌脚乱地为她擦拭,却是越擦越多,不由更急:“青~~啊!”

        雪白小兽竟忽然化形,将他扑倒在地。

        “暮黎?”夜梦天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雪发女子,熟悉的容颜让他激动得语无伦次,“你回来了?你都想起来了?你~~唔!”

        心脏嗵嗵狂跳。

        ……

        天边的云彩悠悠飘动,映在地面江海湖泊,于水中重合相叠。

        云朵的形状不时变换,既如象鼻,又似虎鞭,还有几分像鹿颈。

        湖水荡漾,江水奔腾,海水咆哮,最后,都归于平静。

        努力耕田、汗流浃背的男人抬起强劲有力的臂膀,抹了把额上汗水,抬头望望天,再低头看看土塘里的清澈碧水,咧嘴笑了笑:风调雨顺,再卖力些,收成会更好。

        于是,抡起粗壮又结实的大头铁镐,丝毫不嫌辛苦地继续劳作。

        溪边,激烈到近乎暴虐的二人战斗,已在喘息中接近尾声。

        回到树下闭目静坐的青羽,在听到那声既似麒麟又似猛狮般的高昂奇吼时,瞬间睁开眼睛。

        果然,雪麒已化身庞然大兽,直冲霄汉般腾向山谷上空。

        随即,陡然变小,直直坠落。

        青羽飞身而起,将她接入怀中。

        随即一指点向被哮声惊醒、一骨碌爬起挢首以望的小虎犊。

        小虎犊头一歪,睡得更沉。

        来不及清洗就急急穿衣、披发跣足赶来的夜梦天很是懵壁:“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刚刚还……”

        青羽不满地瞥眼终于把他家白菜拱到手的猪:“还不是因为你!”

        旱苗得雨的夜梦天不知他是因心疼雪麒而迁怒自己,挨骂挨得极为冤枉,也很茫然:“我?我……”

        哪里做得不对?

        青羽轻轻抚摸闭着眼陷入沉睡的小兽,半晌才带着郁闷解释:“小麒儿虽被易锦设计,煮了回熟饭,但心里却也扎根住了你。如今的强行变身,不过是把藏在心里尽力压制的遗憾和渴望,抒发出来。”

        他叹口气,“小麒儿经受了太多苦难,潜意识里不愿长大,不愿想起一切,可偏偏遇到你,激发了被她强压的另一种潜意识,以致短暂变身,短暂恢复。”

        夜梦天的心里,顿时又甜又苦又担忧:“那她有没有事?强行变身会不会对她造成伤害?”

        “一次两次不要紧,多了就很难说,”青羽微微皱眉,“可能会精神错乱,真正失忆。”

        “啊?”夜梦天被吓得不轻,“那可怎么办?我,我该怎么做?”

        “尽量别再出现在她眼前,或者,不要当着她的面脱衣服,”青羽垂眸看向怀中小兽,“这也是我不带她与你、与易锦见面的原因之一。”

        夜梦天沉默了。

        许久才道:“请别分开我们,我以后会注意的。”

        他的声音微微嘶哑,“更请您,别让她和易锦见面。”

        青羽淡淡看他一眼,很慎重的思虑片刻,才道:“梦天,你可知小麒儿的父母是谁?”

        夜梦天自然不知。

        青羽道:“她的父母,乃天界极其勇猛的白泽,白麒麟,以及九头白狮。”

        夜梦天愕然:“三、三个?”

        青羽却不能告诉他关于衍兽秘术的事情:“这是神界的秘密。”

        夜梦天完全不明白。

        从来没听说父母有三个人的。

        “之所以告诉你这一点,是想让你明白,神兽的感情是否专一,多取决于遗传,非她本身能控制,”青羽直视着他,“她既爱易锦,也爱你,没有谁多一点,谁少一点。如果你不能接受,还是趁早退出的好,免得越陷越深,徒增伤心。”

        夜梦天的拳头缓缓握起。

        他闭上眼,久久不言。

        “只是,我还提醒你几句,”青羽一手抱雪麒,另只手提起虎犊,转身离开,“你的体内已种下她的气息,若你反悔,想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请躲远一点,否则被她撞见,你们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夜梦天却在听到这番告诫后,拳头缓缓松开,嘴角也缓缓扬起。

        “暮黎,你是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残忍,“易锦他,不能再活在这~~”

        “夜梦天,”青羽的声音远远传来,打断了他的低语,“不要伤害易锦,你上一刻杀了他,小麒儿下一刻就能知道,她永远不会原谅你。”

        夜梦天:“……”

        “反之亦然,易锦变得再强,也不能动你一根寒毛,否则小麒儿同样会伤心,”青羽的声音似乎已在十里之外,听来却如此清晰,“除了我和帝君,你们是她最爱的两个男人。若想和她长久,就打开胸襟,接纳她的一切,辑睦而处,而非互相残杀,否则,必悔之晚矣。”

        夜梦天闭了闭眼。

        甜蜜的尽头是苦涩。

        他现在就已品尝到。

        溪边的她,缱绻又激烈,眼中饱含欲望和柔情。

        仅一次,便让他上了瘾。

        他爱极了那一刻的她。

        之前就从未放手,以后也更加不会放手。

        可却必须要与另一个人共享。

        虽然是自己迟人一步,但涉及今生唯一所爱,便无道理可讲。

        除非他舍弃她,出家当和尚。

        否则仅这具只对她起反应的身体,都不容许他轻言放弃。

        百里音尘一直未和兰尽落断了联系,为的,就是能最快得到雪麒的最新消息,以便及时传达给他。

        他虽不明白百里音尘为何改了主意,将他和金暮黎的感情,看得比谋夺军权更重要,但既然得了佳讯,自然要不眠不休连夜赶来。

        好在天悯其心,让他没有错过,真的邂逅。

        还被她故意嘘嘘做标记。

        那么现在,他首先该做的事,是去十八族找圣女,了解并请教灵榇城事宜的同时,问问小虎犊被放血是否真有不可言说的内情。

        自己既已被标记,暮黎若想找他,便是轻而易举的事。

        若不想……

        不,她一定会想的。

        等她睡醒,一定会找他的。

        即便真的不来找……

        那他便去找她。

        哪怕还未恢复记忆,哪怕不能经常变身,他也想和她在一起。

        他无法看到她小时候的故事,更不曾参与她的过去,如今,老天怜他情坚爱苦,特意恩赐了这个机会,他定要好好把握,好好抓住。

        他却不知,当他策良马宝驹前往圣女府、与长公主瀹茗脞谈时,一只透骨灵蝶悄悄飞旋在隐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