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180章 率九只猛虎拦路抢劫
        雪麒砸进马车,身体没事,脑袋却摔得发蒙,眼前转了好几圈蚊香圈,才从一堆碎木里爬出来。

        掀着竹帘往里看的兰尽落与她四目相对时,满脸吃惊。

        在帝都城外巨颇湖打埋伏的人里,有他一个。

        金暮黎变身雪麒恶斗凶兽狮蝎时,他和昱晴川都在场。

        他俩亲眼看见威风凛凛的雪白神兽被濒临死亡的狮蝎咬住脖子,死不撒口,一起从高空坠落。

        后面的事,他们虽然未被允许参与,但隐约听说金暮黎因伤重而还童,变成一只昏迷不醒的软软幼兽。

        眼前这只……

        兰尽落看着那双清澈小蓝眸,心脏都快跳了出来,声音里有他不自知的颤抖:“你……你是……”

        手在哆嗦,嘴巴也喊不出那个已经熟悉的名字。

        雪麒歪了歪头。

        她觉得似乎在哪见过这个人,却又什么记忆都没有。

        想了一会儿,没结果,她便往外走。

        兰尽落感觉手僵,就那么掀着竹帘看她一副白白小小、软萌萌的模样经过自己面前,来到车辕边。

        雪麒看看自己离地面的高度,暂时没跳,只看向小虎犊和鹤鹿儿。

        鹤鹿儿已经吭哧吭哧从断枝堆里爬出来,同样没受伤,身上背的小布包也完好无损。

        那只青色布包看上去瘪瘪的,什么都没装,但当男娃兴奋大叫着解开布包、不断从里面掏出东西时,兰尽落和车夫再一次震惊了。

        我的天,这青布包莫非是人界越来越少的储物袋?

        鹤鹿儿不知该不该在人前化形,犹豫片刻,还是保持原态,朝小虎犊咕噜几句兽语。

        小虎犊笑得开心:“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是偷着来看我的嘛!好兄弟讲义气,你们既然来了,就留下来陪我吧,咱们一起打劫!”

        打劫?

        鹤鹿儿吓一跳。

        抬头间,见雪麒还在马车上,便跑过来咕噜几句,立着不动。

        雪麒立即跳了下去,准准儿地落在鹤鹿儿身上。

        鹤鹿儿直接驮着她,跑到小虎犊身边,咬住他的裤腿往林里扯。

        小虎犊跟着走了两步,又忽然回头:“你们把他俩看好了,一会儿还要让他带我去吃好吃的。”

        九只老虎齐声低吼。

        车夫身体抖得犹如打摆子,哆哆嗦嗦重复自语:“能不能让我晕过去……能不能让我晕过去……”

        兰尽落伸手点他穴道。

        车夫的脑袋往侧边一耷,如愿晕倒。

        “睡吧,好好睡一觉,”兰尽落将他扶躺下,眼睛望向林子,“有些东西,不是你该看到的。”

        林子里,小虎犊已经化为幼兽,和鹤鹿儿吵成一团的交流。

        鹤鹿儿想带雪麒回天界,毕竟他俩是偷跑出来的,不能耽搁太久,否则被发现就糟了。

        小虎犊却希望他们留下来,和他一起东游西逛到处玩,顺便尝尽人界美食。

        这虎头犊子不仅是惹祸精,还是个稳妥妥的吃货,仙果,点心,甜花瓣,没有他不吃的。

        听说认识之前,他还曾因打洞偷吃仙丹神药,差点爆体而亡。

        若非在他出生后、奏请玉帝允许领养的神主将他丢进冰泉,又帮他梳理体内横冲直撞的汹涌灵气,捡回一条命,他早就死翘翘了。

        鹤鹿儿原本性情温和,但在雪麒的事上,他的立场却相当鲜明。

        青羽待他好,还摸他的头。冲这,他也要把小麒儿带回去。

        雪麒还在吃药,化不了人形,便瞪着蓝色小眼珠,仰着小脸儿,看两个比她略高的小兽争吵。

        就在这时,林外官道忽有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兰尽落急切喊道:“雪麒,你要把自己藏好,千万别出来!”

        雪麒猛然扭头,眼里闪过惊讶:那个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两只小兽的争吵声戛然而止,林子里瞬间寂静。

        但有小虎犊这个不省心的玩意儿,静谧也只是维持了几秒钟。

        很短暂的愣怔后,他抬腿就要往外冲。

        鹤鹿儿闪身将他拦住:“不能去!”

        小虎犊瞪眼要怒。

        “先听听外面什么动静,”鹤鹿儿温和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如果对小麒儿对我们没有威胁,你再出去。”

        小虎犊转头看了看睁大眼珠瞅着他俩的软萌小雪兽,再看看林外,沉默片刻,暂时妥协了。

        雪麒太小了,身体个头比他还小,若在这里被人欺负甚至抓走吃掉,青羽一定会打烂他的屁股。

        不,是肯定会拆了他的骨头。

        惹祸精第一次听了劝告。

        马车上,兰尽落望着急急勒马的昱晴川:“是你?”

        身穿无袖红衣,露着肩膀和小半结实胸膛的昱晴川,眼珠子瞪得比雪麒还溜圆:“兰大哥?”

        他手指面朝马车、尾臀对着他的五只老虎,指尖微颤:“它们、它们……你养的?”

        兰尽落:“……”

        昱晴川见他猛翻白眼无语望天,便知自己理解错了,不由挠挠头:“那、那你们是在做什么?”

        “我们在过家家,”兰尽落没好气道,“你要加入一起玩儿不?”

        昱晴川并非真傻,听他语气不对,便道:“那这……到底什么情况?”

        兰尽落本想瞒他,可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雪麒回来了。”

        “雪麒?”昱晴川失声叫道,“金、金、金暮黎?”

        “叫什么叫?”兰尽落白他一眼,“她是小兽模样,千万不能给人知晓,否则,她会很危险。”

        昱晴川抬手捂住嘴,从指缝里露出如同被分割的唇瓣:“那她在哪里?”

        兰尽落微微扬声道:“雪麒,能不能请那个可爱小朋友撤去虎群?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们说!”

        那个虎头虎脑的娃娃走了出来,脆声道:“你要说什么?”

        昱晴川惊异地瞧向他。

        兰尽落道:“小朋友,刚才那只雪白小兽是不是叫雪麒?其实我认识她,和她是朋友。”

        小虎犊扭头看了看林子里面,思索着眨眨虎眼,一口断定道:“不可能!”

        兰尽落笑了笑:“那你说为何我知道她的名字?”

        “这……”小虎犊语塞。

        兰尽落不给他太多时间思考:“她之前帮我们打凶兽受了伤,被接走,所以再次看见她,我很高兴,想请她吃遍大江南北,游遍千山万水。”

        一听吃和玩,娃娃虎眼瞬间贼亮:“那你们带不带我?”

        被套话的小家伙不知不觉就把雪麒卖了。

        原先只是猜测、此时方真正确定小雪兽身份的兰尽落激动无比,心跳频率猛增:“带!当然带!”

        他的声音难以抑制地轻颤,“我乃一言九鼎的男子汉,刚才就已答应带你去吃好吃的,怎会反悔?”

        小娃娃乐了,朝虎群一挥手:“你们都回去吧!”

        九只老虎立马起身,它们倾着头,各从喉咙里发出几声低吼。

        “没事没事,不会有危险的,”小娃娃习惯性地摸摸肚皮,“我和麒麒要去很多地方吃好吃的,你们不用再帮我找食物了!”

        九虎听到确切消息,恭敬地低了低脖子,转身退去。

        待离开小虎犊视线,个个都龇牙咧嘴,欢乐极了。

        终于没有神兽奴役他们了。

        小虎犊看不到这一幕,正把雪麒叫出来道:“麒麒,既然鹤鹿儿不想让你玩,你就让鹤鹿儿回去吧。”

        他抱起雪麒放到肩上,很高傲地瞥眼跟出来的鹤鹿儿,再朝她抬抬颌,“咱俩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鹤鹿儿急眼,打个旋化成孩童,一边说人话,一边跟他抢夺雪麒:“小麒儿还在吃药,再不回去,青羽哥哥会打死你的!”

        昱晴川倒吸一口凉气,嘴巴张得能塞下大鹅蛋。

        兰尽落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神兽变人,所以半天才回过神,却是首先关切道:“你们说什么?雪麒还在吃药?”

        鹤鹿儿正要回答,却听头顶一声破空鸣叫。

        俩娃娃一惊,停了争夺,仰脖子看向高空。

        一只翅膀遮云的青鸟怒声啼鸣,飞旋下来。

        落地时,已是青羽模样:“小麒儿。”

        虎犊立即蔫巴,松了手。

        鹤鹿儿将她抱到青羽面前,低头小声喊:“青羽哥哥……”

        “竟敢拐小麒儿私自闯入人界,”青羽接过雪麒,“若有下次,你们就再也不要在一起玩了!”

        “我、我……”鹤鹿儿并不为自己辩白,“鹿儿知错,鹿儿再也不敢了,请青羽哥哥原谅鹿儿!”

        青羽哼了一声,却未继续针对他一个:“你们俩居然在人前化形,是活腻歪了吗?知不知道人界有很多高手?万一遇到居心叵测的,你们就算再有一层皮,也不够扒!”

        鹤鹿儿的头,更低了。

        小虎犊虽然怕他,却忍不住回嘴:“我~~”

        “你若不想死,就老老实实做只平常小兽,”青羽厉声打断他,“待罚期一满,立即滚回天庭!”

        小虎犊审时度势,暗自撇着嘴,却很识趣地不再说话。

        反正他训完就会带小麒儿走,何必跟他斗气。

        雪麒伸出两只前爪扒拉青羽的脸,水润润的小蓝眸巴巴望着他。

        青羽瞬间霁颜:“你想留在这里玩?”

        雪麒点点小脑袋。

        “回去休养两个月,哥哥就送你出来,”青羽轻轻抚摸她的头,动作温柔,“但你要乖乖听话,不可再乱跑,更不能离开天界。”

        雪麒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将唇鼻埋在他颈间,低低叫唤。

        青羽露出淡淡笑容,侧脸亲她一下,才转向目不转睛的二人:“昱晴川,兰公子,青羽恳请你们将今日所见严格保密,勿要传出去,以免引来觊觎,让小虎犊陷入危险。”

        “那他……”兰尽落看了眼娃娃,“我刚才已答应带他吃美食。”

        “若你执意要为他破费,我也无话可说,”青羽叮嘱,“但定要劝他不可人前化形,更不能胡作非为。”

        说罢,伸出一掌,嘴唇微动,小虎犊一直牢牢抓在手里的青布袋,便强行飞出,物归原主。

        “小东西好大的胆,竟敢偷哥哥的储物袋,”他用指尖点了点雪麒脑门,“回去罚你吃三十份烤肉!”

        雪麒霍地抬头瞪大眼。

        青羽轻笑出声,一手将她抱得更紧,一手捎上鹤鹿儿,飘然离去。

        兰尽落目送低喃:“两个月……”

        “走了走了!”小虎犊平地跃起,跳上马车,“快带我吃肉去!”

        兰尽落看看破了个大洞,变得通风效果极其良好,却也令人暴晒在酷热阳光下的车顶,再看看四条腿一直打颤的马匹,不由无奈失笑,掀开竹帷道:“先将就着坐吧。”

        半个时辰后,一家私人宴会上的所有食物,都被某兽吃个底朝天,无一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