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174章 小麒儿
        杜宇带着小神兽雪麒走了。

        随着那只如同未睁眼幼崽的离开,夜梦天的心也空了。

        几天后,边境突然爆发两国战争,在百里音尘的劝说下,夜梦天去了极为锻炼人、也可通过积累军功抓握权势的地方~~军营。

        他从未后悔远离朝堂。

        可当杜宇宗师带变小的金暮黎离开的那一刻,他后悔了。

        若他手中有权,可以调动兵马将府邸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起来,杜宇一定不会带她走。

        她的脖子被狮蝎兽的四颗尖利锋牙扎穿四个洞,鲜血几乎流尽。

        加上魔气入体后的肆虐,她在闭上眼睛时,变成一只染血幼兽。

        之前看她梦里笑得那么欢,一直想知道她小时候的模样。

        可当真的看到时,他却宁愿一切都未发生。

        太令人心疼了。

        百里音尘等着这个男人的蜕变。

        他早就期盼着这一天。

        夜梦天将是他走向皇位、不可或缺的强大助力。

        比左膀右臂更可信任。

        因为他太了解夜梦天。

        那是个有能力,却无野心的男人。

        从小到大都如此。

        如今终于肯出山,也是为了女人。

        痴情种啊。

        痴情种最好拿捏。

        他不想拿捏这个虽然厌恶朝堂官场,却一直暗中相助的表兄弟,只希望他能尽全力助他登上皇位。

        待他坐上龙椅,除了江山,他想要什么,他都能给。

        因为他知道,夜梦天之所求,他挥挥手便能给得起。

        不过,将要蜕变的,除了夜梦天,还有一人。

        那就是易锦。

        易锦被杜宇亲自送回了暮黎山庄。

        然而第二日,他便带着袖珍猕猴小妖兽去了羝羊森林。

        看到变成软软小小一只的心爱女子,看她因极度虚弱而沉睡不醒,他心痛无比。

        都怪自己太弱。

        若他足够强大,能助她一臂之力,她又怎会重伤昏迷?

        他对天发誓,不到紫灵级别,不出森林。

        杜宇宗师说少则三年,迟则五年,便可带暮黎回来。

        他决心五年内达成目标。

        亲自送他到羝羊森林的易融欢看着比他高大许多的坚定背影,竟发出一声感叹:“讨厌的死小子真的长大了!”

        “六公子受了刺激,一心想变强,”陪同而来的管家盛晚泽道,“主子竟是天界神兽,这回,咱们暮黎山庄更不敢有人打主意了。”

        易融欢摸摸下巴:“既是神兽,又伤得需要回冥界休养,应该不稀罕我易家那点儿财产了吧?”

        盛晚泽听得直想笑:“主子是个讲义气的人,你只要不亏待锦公子,她就不会亏待你。其他的,暂时别想太多。”

        易融欢翻了个白眼:“你永远都站在她那边,替她说话。”

        “我也是为你好,”盛晚泽淡笑,“神界宝贝多,她自然看不上人界俗气之物,可她主动给,和你日夜惦念,却是两码事。”

        易融欢比贼还精:“我知道,所以就随口说说,没别的想法。”

        盛晚泽看着早已走远、不见人影的森林:“主子在人界唯一的牵挂就是锦公子,你若不把锦公子照顾好,待她伤愈回来,会是什么后果,你比我清楚。”

        “哎呀知道知道,我又不傻,”易融欢不耐烦地摆摆手,转身道,“需要什么给他送,助他变强。”

        他翻身上马,“既是神兽,就不可能还待人界,以后定要把臭小子接走的,我哪不知道怎么对他。”

        盛晚泽笑了起来,不再多话。

        雪麒睡醒睁开眼睛时,张开五瓣小爪舒展四肢,伸了个小懒腰。

        这次做的梦好长好长。

        梦见自己长大了,还跟天界凶兽干了一架,结果赢是赢了,可自己也受了重伤,魂珠都丢了三颗。

        为了寻回魂珠,帝君亲自安排她用最后一颗受损的地魂珠转世,历尽波折,才收齐。

        她还在人界认识许多生面孔。

        虽已模糊,却记得有好有坏。

        抬起爪子搓搓自己的脸,她一骨碌爬了起来。

        这是帝君送给她的侧殿。

        家具摆设都好大,她得使劲儿仰起小脖子才能看到。

        跳下床,她颠着小短腿儿跑到穿衣镜前整理睡乱的毛毛,臭美。

        一人多高的穿衣镜,只底部露出她的小小身影,白团子似的,比出生两个月的的奶狗大不了多少。

        立起两条后腿儿,她趴到镜子上,和镜子里的自己嘴对嘴,似乎有些疑惑:我还没长大呢,怎给我配这么高的家具镜子?真奇怪。

        正想着,殿门忽然被打开,有人轻手轻脚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盅药。

        闻到最讨厌的药味儿,雪麒立即“嗖”地躲到镜子后面,皱着小鼻子暗自不满:怎么又吃药?

        “小麒儿,该吃~~嗯?”青羽看着空床,愣了愣,“小麒儿?”

        药盅“啪”的一声摔落在地,一向稳重的男子慌慌张张跑出去:“小麒儿!小麒儿你在哪里?来人,快来人,小麒儿不见了,快去找!”

        雪麒心里惊讶:青羽怎么了?

        青羽还在火急火燎地喊人,自己也边唤边寻,急得额上冒汗。

        雪麒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懵懵懂懂自己跑了出来:“青羽你~~”

        她惊愣地陡然止声,用小爪子软垫堵住嘴:怎么回事?我记得我好像已经会说话了呀,怎么现在发出的却是细细小小的呼噜呼噜声?难道是梦和现实混淆了?

        青羽听到声音,转身就几步跑过来将她抱起:“小麒儿,原来你在这里,吓死哥哥了,还以为谁把你偷走了!”

        雪麒无语:谁偷我做什么。

        青羽自言自语般道:“你因伤变成小时候的模样后,那些仙君神尊便又打起主意,争着抢着想把你带回仙府神殿。”

        他轻哼一声,“可有我青羽在,谁也别想把我的小麒儿抢走!”

        雪麒不由自主地将小爪子搭在眉心蓝焰上,扶额。

        青羽被逗笑,抱着她一边进殿一边道:“你是不是早就醒了?看哥哥端着药,就故意躲起来对不对?”

        雪麒的蓝眸里满是控诉:吃药吃药,一天到晚就知道喂我吃药,能不能弄点好的给我吃?我要吃烤肉!烤肉!

        青羽揉揉她脑袋:“小麒儿,不是我想灌你药,而是你的伤太重,体内又有魔气必须清除,不吃药不行啊。”

        雪麒懵了懵:伤重?魔气?什么玩意儿?搞错了吧?什么时候受的伤?我怎么不知道?

        想到这,她照着青羽脸上一爪子,小蓝眼珠里满是怒气:不是说我有病,就说我重伤,存心整我!

        蓝圈儿肉垫又软又小,打在脸上一点也不疼,青羽望着她充满控诉、萌凶萌凶的眼,握住她的小爪子,笑得无奈:“小麒儿,哥哥没骗你。你受了很重很重的伤,睡了很久很久,且记忆缺失,智力退化。”

        青羽说着说着,声音有些更咽起来,拿嘴巴拱她头顶,揉她轻软雪毛,“哥哥捧在手心里的小家伙,怎么就这么多灾多难。”

        雪麒从未见他如此伤心过,不由愣了愣:这家伙到底真的假的?

        “雪麒乖,一会儿把药喝了,哥哥就带你出去玩,吃烤肉,好不好?”青羽柔声哄着,“这药其中一味很难找的,哥哥将各大仙府神殿问了个遍,都没有。为了治好你的伤,帝君亲自去东海万瑚礁采了回来,所以不能浪费糟蹋,知道吗?”

        小雪麒瞪大眼睛:帝君亲自采回来的?

        她不由转动蓝色小眼珠看向地上药盅,面露一丝愧疚之色。[space]

        “好在还有一碗,我再去煎来,”青羽将她放到床上,“乖乖待这里等哥哥,不要乱跑,记住了吗?”

        雪麒点点头,似乎很乖巧。

        青羽这才放心拾起药盅,将玉石地面擦干净,转身去厨房。

        雪麒瞅他走了,立即跳下床,把自己丢在光可鉴人的玉石地面上溜冰滑滑梯,玩得不亦乐乎。

        青羽端药回来时,先在门外探了探头,见她敞着肚皮、翘着四肢小爪儿溜东滑西、乐不可支,偷笑的同时,眼角溢出泪来。

        耸肩倾头拭去泪水,他悄悄走远两步,再故意发出脚步声:“小麒儿,药来了,你乖不乖呀?”

        雪麒闻言,连忙使劲划拉四条小短腿儿,强制性刹车,翻身爬起后,跳到床上老老实实坐着。

        青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进来便夸赞:“小麒儿真乖!”

        他从袖里摸出一颗七彩糖,递给雪麒,“这是小麒儿乖乖听话的奖励,一会儿吃了药,再给两颗。”

        雪麒顿时眼睛发亮。

        青羽觉得这次喂药,比她真正的小时候顺利百倍。

        虽然闻到药味她依然会皱起可爱小鼻子,但不再像以前那样到处躲藏、恨不得缩到角落钻进墙里。

        雪麒屏住呼吸喝下药汤,用爪子配合嘴巴撕咬糖纸时,却忽然顿住动作,疑惑地想:怎么好像少点儿什么?

        青羽见状,小心翼翼问道:“小麒儿,怎么了?”

        雪麒抬头看他,摇摇头,眼里却莫名闪过一丝忧伤。

        那抹忧伤转瞬即逝,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却被青羽清晰捕捉。

        鼻子一酸,他倍感难过。

        “雪麒醒了?”

        不知何时,一个声音温和,看见他,便会想到莲塘碧雾、藕上荷花的清雅男人走了进来。

        青羽连忙上前见礼:“帝君!”

        帝君刚颔首,小白团子便跑姿搞笑地扑了过来:“呼噜呼噜!”

        “看来喉咙还未彻底修复,”帝君抱起她,手指温柔轻触已经愈合的四个洞口,“伤得太重了。”

        青羽建议将药材制成含片。

        帝君略一思忖,便准了。

        雪麒立即对青羽张牙舞爪,小蓝眼珠也狠狠瞪着他:喝到肚子里不算,还想方设法延长我的痛苦时间,简直就是故意折磨我的克星!

        帝君笑道:“白泽第四十六代曾孙鹤鹿儿来了,你要不要和他一起玩?”

        雪麒歪了歪头:鹤鹿儿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