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171章 和解
        “现在就杀?”狮蝎兽豹眼斜视百里赓,笑得恶劣,“你不是要将他打成太监般的废人,被你当奴隶折磨使唤后再刀刀凌迟么?让他死这么痛快,岂不是便宜他了?”

        公然挑拨,嚣张至极。

        百里赓却没什么太大反应,只对那窈窕背影道:“翎儿要杀我,我毫无怨言,谁让当年我去鸳鸯池找你却遍寻无人,便只将你特意留下还给我的翡翠贴身佩戴睹物伤情。”

        翎秋儿脸色又是一变,猛然转身:“你说什么?”

        她嗖的一声,如同箭影般射到百里赓跟前,单手抓住他的衣衫,急切道:“你去找过我?去鸳鸯池找过我?”

        “我找过你,”百里赓对自己身为皇帝,却被个女子薅住胸前衣衫的跌面之事,不以为意,只定定瞧着女子双眼,“不仅去鸳鸯池找过你,整个流风国都被我寻了个遍。”

        他伸手抓住她肩膀,目露凄楚,“可翎儿,你当时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要躲起来?为什么不要我?”

        “我……”翎秋儿被反将一军,不由松了手,泪水夺眶而出,“我不知道……我……”

        她的手突然重新薅住他的绣龙衣袍,“你撒谎!”

        百里赓直直凝视她,摇头。

        翎秋儿咬牙:“我给你留了书信,说我回家处理一些事情,很快就回来,让你等我,你怎会~~”

        “我没看到什么书信,”百里赓打断她,探手从脖颈扯出一枚绿色硬玉,“翎儿,我只看到这个和一封短笺,信上有你八个亲笔字~~天各一方,再也不见。”

        “不可能,不可能!”翎秋儿睁大眼,难以置信地猛摇头,“我没写过,从未写过这样的诀别话语!”

        她的目光死死盯着那块翡翠,“这块玉也不是我要还给你的,离开鸳鸯池的前一天,它就丢了。”

        百里赓从袖里掏出一张叠好的素笺,轻轻一抖:“我一直留着这个,想等你出现时质问你,为何不遵守约定,为何违背承诺,为何突然抛下我不要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陈旧纸张抖开,上面清清楚楚八个字:天各一方,再也不见。

        翎秋儿瞪大眼珠,浑身颤抖:“这不是我写的……不是我写的……”

        可那的确是她的笔迹。

        百里赓直视着她,没说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翎秋儿脑子乱了,惶然无措间,她抓住百里赓的衣袖,“赓,我没写过这句话,真的没写过!”

        “翎儿,我信你,我信你!”百里赓一把拥住她,恼恨叹息,“看来,我们当年是被人算计了!”

        熟悉的气息和怀抱,让翎秋儿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软了下来。

        可被人设计的事,却像一根坚硬长刺,深深扎进她的皮肤血肉,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能模仿她笔迹的,只有那个人。能偷走百里赓送给她的定情玉佩,违背她心意还给百里赓的,也只有他。

        她好恨。

        她想马上回去找那人算账。

        百里赓却伸臂将她紧紧抱住。

        “翎儿,我想你,好想你,”百里赓在她耳边低语,深情告白,“这么多个日日夜夜,我没有一天不想你,也没有一天不恨你。想你在我身边时,我的幸福和快乐;恨你为何突然离开我,让我成了形单影只的失偶鸳鸯。”

        听到最后一句话,正愧疚、悔恨又感动的翎秋儿猛然推开他:“形单影只?失偶鸳鸯?”

        她指着皇宫冷笑,“那你那些妃嫔是什么?死人吗?”

        “那不是我的意愿,”百里赓摇头,“翎儿,坐在这个看似最高的位置,有太多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翎秋儿失态叫道,“你不娶,谁能杀了你不成?”

        “我还需要别人杀吗?”百里赓也爆发般吼道,“你走的那一天,我的心就已经死了!整个流风国都找不到你时,我整个人也跟着死了!娶不娶妻,娶的是谁,有何区别?我不过是具能说话的行尸走肉!”

        他嘭嘭捶着胸,专拍心口位置,“翎秋儿,我能撑着活到现在,不过是因为觉得你终有一天会出现!我活着,是要当面问问你为何那么狠心说走就走,为何丢下我不管,否则我死不瞑目!”

        男人高声吼着,却在发泄般的吼声中流下泪来,“若非需要皇帝的力量掘地三尺到处找你,若非坐稳龙椅又需要朝臣的支持,你以为我想娶她们、娶那些大臣的亲眷吗?”

        百里赓当众否定与妃嫔们的感情,当众剖明从头至尾都只爱她一人的心迹,让翎秋儿泪流满面。

        可……

        “就算你娶她们是无可奈何,生下那么多孩子也是无可奈何?”翎秋儿并不是一个好糊弄的女子,“男人若非自己起意,如何能强迫?”

        “翎儿,”百里赓面露酸楚,“帝王的一言一行皆被记录,若不招人侍寝,朝臣怎会放过我?他们挖空心思将后代旁亲送进宫的目的,不就是诞下皇嗣,稳固家族权势?”

        “可、可……”

        “翎儿!”百里赓一把抱住她,“不要再纠结她们的存在了好吗?在我心里,根本没有她们任何人的位置,否则你道为何到现在都只有妃嫔,没有皇后?”

        翎秋儿的眼睛眨了眨。

        百里赓微微拉开距离,捧住她的脸,“因为我心里的皇后,我心里的妻,从来都只有你一个。”

        翎秋儿终于被甜言蜜语打败了。

        她的眼里除了情,再无丝毫恨意。

        “赓……”

        “翎儿!”

        百里赓低头吻住她的唇。

        翎秋儿的身体彻底软了。

        众人看着这一幕,既欣慰,又无语。

        欣慰的是刽子手放下屠刀,流风国避免一场大灾难。

        无语的是,这对男女丝毫不顾及别人感受,践踏踩扁妃嫔和朝臣也就罢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肆无忌惮地拥抱亲吻。

        能不能换个地方啊喂!

        “翎儿,我们回宫,”百里赓一边充满爱意啄吻翎秋儿的唇,一边温柔低语,“养心殿没被任何不相干者踏足,一直在等着真正女主人。”

        两人亲亲热热地走了。

        莘将军、红衣男子、僧道怪等面面相觑。

        之后,红衣男子不得已叫了一声:“主子!”

        翎秋儿这才想起他们。

        脚步微微顿了顿:“想留下的,以后就在宫里伺候,赓~~皇上不会亏待你们。”

        百里赓头也不回道:“朕要亲自挑个良辰吉日,举行封后大典,你们什么职务,由皇后说了算。”

        三人连忙谢恩跟上。

        莘将军的脸色在低头一瞬间,微有变化,却谁都没注意到。

        金暮黎将血狼鞭抽个空响:“狮蝎,该咱们了。”

        青羽道:“请履行承诺,移步城外较量。”

        “承诺?什么承诺?本~~”

        狮蝎兽刚要矢口抵赖,翎秋儿忽然回头:“狮蝎,去城外空旷无人之地打,不要伤赓的子民。”

        狮蝎兽悻悻反驳:“之前是谁说要把百里赓大卸八块,让流风百姓全都变成鳏寡孤独的?这会儿几句花言巧语就把你收~~”

        “狮蝎!”翎秋儿疾言厉色,拧眉喝道,“别忘了你的新身份!”

        狮蝎兽垂下豹眼,半晌才不甘心地重重一哼:“城外就城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