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146章 冒充一下又何妨
        “姐姐,喝药了。”

        易锦一步跨入门槛。

        金暮黎闻到药味儿,皱了皱眉。

        脑中忽然闪过身为小小神兽时,因受伤而被青衣少年哄着喂药的情景。

        那时的她,还是白白软软一小只,像个毛肉团儿。

        青衣少年见她皱着小鼻子缩到墙角,盯着药盅因恐惧而龇着小牙的可怜模样,便放下药碗,想将她抱在怀中。

        奈何小家伙往墙根缩得更紧,拼命贴墙挤,恨不得钻进玉石里。

        伸出的手和温柔哄骗反而成了她眼里的威胁,青衣少年只好自己当着她面尝一口:“雪麒你看,一点都不苦。”

        随后又从袖里摸出两颗七彩糖:“雪麒乖,只要喝下汤药,这两颗糖就都归你了。”

        小雪团儿最终还是经不住诱惑,忍着讨厌气味喝了药。

        青衣少年没诓她,药碗一空,就满脸宠溺地往她嘴里塞了一颗。

        另一颗则由她抱在两只小爪子里。

        皱着的小眉头渐渐舒展,喜滋滋地裹着彩糖,不时舔舔粉嫩小舌头。

        金暮黎刚在回忆里露出笑容,一股浓郁的草药味便扑鼻而入。

        “姐姐,药熬好了,”易锦察觉到她的片刻神游,却误会了她的笑容,“善水道长说要趁热,凉了就不好喝了。”

        “热的好喝?”金暮黎瞬间敛笑。

        易锦:“……”

        他怔了下,便浮出笑容,“知道姐姐不喜药味,锦儿特意备了几种蜜饯肉脯,给姐姐当药后漱口水,缓解缓解。”

        金暮黎偏了偏头,才瞧见药碗后头藏着个白色小瓷碟,碟里盛着各色蜜饯和肉脯干、鹿脯干,装得满满。

        易锦一边换单手托盘,一边将药碗递给她:“姐姐放心,锦儿知你不喜齁甜的东西,备的便都是微甜或微辣的。”

        金暮黎接过碗,一脸嫌恶之色。

        但还是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易锦接过空碗,将托盘往前送了送。

        金暮黎选了片鹿脯塞进嘴里。

        嚼吞下去,眉头才渐渐舒展:“刚才说到哪里了?”

        瞧她服药如上刑的短须男子忙道:“金姑娘问在下为何执意跟着。”

        “那你为何执意跟着?”金暮黎看着沾在手指上的调料渣,正不知该往哪里抹,夜梦天及时递来一方素帕,便接过擦拭,“我们不过是普通的坐贾行商,又非能让人光宗耀祖的高官显贵,如此费心攀附,莫不是看上我们手里有点儿小钱儿?”

        夜梦天的嘴角微微上翘。

        “不不不,”短须男子脸上挂着礼仪微笑,“萧某虽无慧眼识珠之能,但观各位气概不凡,且被白面书生费尽心机买凶杀人,想必必非普通商贾。”

        “必非普通商贾?”金暮黎将帕子扔给夜梦天,“这话有意思。”

        短须男子微微躬着身,含笑不语。

        金暮黎端着架子慢悠悠道:“你跟撖留名跟得好好的……军师地位不低,他对你也算尊敬,处处给你面子,你怎么说换人就换人?”

        短须男子忙道:“并非在下不忠不义,而是大当家太过心浮气躁,只会逞匹夫之勇,跟着他,实无前途可言。”

        他轻叹一口气,“何况土匪窝中,哪来的前途?”

        “这就怪了,”金暮黎似笑非笑,“你当初投奔他时,难道不知他是土匪?不知没有前途?”

        “此一时彼一时也,”短须男子又叹,“走投无路之下为撖留名当军师,实属权宜之计,毕竟逃离斑陆城不容易,哪怕暂在山寨苟且偷生,也不愿被纪敏追杀送命。”

        “斑陆城?”金暮黎看向呙队领,“纪敏?”

        呙队领抱拳躬身,习惯了般恭谨回道:“纪敏,斑陆城城主,当朝兵部尚书纪葵织纪大人的远亲。”

        短须男子目光闪了闪。

        “明白了,”金暮黎指尖叩了叩椅子扶手,“也就是说,纪敏能当上斑陆城城主,有纪葵织一份功劳。”

        呙队领垂首不言,默认。

        金暮黎重新转向短须男子:“纪敏为何派人追杀你?”

        “萧某先前不知纪城主真面目,便想为他效力,谋份糊口差事的同时,为百姓办些实事,即便不能千古流芳,也能多少树些好口碑,让我的子孙后代不以我为耻,谁知……”

        短须男子摇摇头,“斑陆城那么物阜民丰的地方,竟被治理得一塌糊涂,乌烟瘴气。纪敏本人更是四肢懒惰,五谷不分,只喜下属阿谀奉承。城中官吏富商为了巴结他,个个用尽心思,竞相阿其所好。”

        他顿了顿,偷眼观瞧金暮黎神色,“他们极尽谄上欺下之能,城内城外百姓常被敲诈勒索,苦不堪言。”

        金暮黎并无什么表情:“匪徒说的灾民流民被强制驱赶出城是怎么回事?你可知撖留名等人被逼良为匪的详情?”

        “就是因为知晓,且劝善规过无效,在下才决定彻底离开城主府的,”短须男子答道,“京都都察院每年都有官员下来查账,因动静太大,各城城主便很早就能听到消息,于是都赶在钦差到达之前,将辖区境内的乞丐流民全部打出去,不让钦差见到,以获得境无饥忧的优等考评。纪城主也不例外。”

        “不同的是,一向风调雨顺的斑陆城,忽然先后遭灾,前年,良田土地都龟裂的严重旱灾让百姓颗粒无收,去年,早早到来的奇冷风雪又使路有冻死骨。”

        “前年旱灾时,朝廷拨了款,可赈灾款并未落实到百姓手中,纪敏只是派人搭棚施粥做几天样子,待朝廷的人一走,棚便拆撤,致饿死无数。”

        “去年闹雪灾,纪敏为骋其私欲,变本加厉地驱赶流民,然后在钦差到来时大摆宴席,奢侈招待,好酒轮着敬。待钦差被灌得醉去,又有歌女舞姬相陪入帐,温软在怀。如此足不出户地伺候几日,账目查与不查,便都一样了。”

        金暮黎仰靠着椅背,闭目听完时,手指再度轻轻叩击扶手,许久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呙队领:“带锦儿一起去。”

        呙队领恭顺道:“是。”

        转身拉着不明所以的易锦出去。

        看到房门被带上,易锦才低声问:“怎么回事?我怎么觉着你们不太对劲?”

        呙队领指了指兰尽落的房间:“一次说。”

        三人在屋里嘀嘀咕咕好一阵。

        这边,金暮黎则说道:“感谢萧军师的另眼相看,也感谢你对我们的信任。”

        她淡淡一笑,“但很抱歉,我们虽然听了你的故事,却帮不上什么,你所说的不像普通商贾,也只是一种误解。”

        短须男子坚决不肯信:“实不相瞒,其实我是觉得……觉得……”

        他握了握拳,豁出去般道,“其实我是觉得副阁主和教主都是你们的假身份,就像此时扮成商贾,替人微服私访!”

        金暮黎挑起眉,惊讶地看着他,随后转向夜梦天。

        夜梦天出列般上前一步道:“萧军师,你的确想多了。若无其它事,还请移驾,我们公~~我们金姑娘要休息了。”

        短须男子两眼放光道:“那我明日再来给姑娘请安!”

        他就像一旦贴上便揭不下来的狗皮膏药,“不管金姑娘、夜公子是何身份,在下都愿意随侍左右!”

        “不用了,本姑娘身边侍~~护卫众多,不缺你一个,”金暮黎摆摆手,“你赶紧走吧,本姑娘看到男人嘴上的黑胡子会吃不下饭,可别过来请什么安,我又不是公主。”

        “我剃!”短须男子眼中光芒更盛,“我马上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