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81章 到底谁的计
        金暮黎一剑刺出,直指夺命要害,狠辣无比。

        带着正义之师杀到人家老巢的米孤遥也没指望她手下留情,毕竟从他们双脚踏上这座巨岛、拔出刀剑的那一刻起,双方便已是不死不休。

        金暮黎不打招呼出剑快,他的反应也丝毫不慢,不但不慢,迎击带反攻的剑身上,反而缭绕着更深的蓝色灵气。

        蓝灵中阶?

        金暮黎瞳孔一缩,立即斜身错开,迅速避过两剑交击:“何时突破的?”

        异界武功,除了不使用灵气的近身肉搏,根本隐藏不了实力,一旦动用内力真气,颜色就会直接暴露真实武级。

        所以不存在米孤遥本是蓝灵中阶、却在人前显示蓝灵低阶的可能。

        可这一路上并未发现异常,除非他是在夜宿属于武盟的客栈时突破的。

        米孤遥见她识趣而退,不由哈哈大笑,笑声里含有一丝藏都藏不住的得意:“这得多谢你们的青龙法王,若非他与我倾力一战,我还卡在两阶之间,难进一步。”

        金暮黎持剑而立:“你杀了他?”

        “不然呢?”米孤遥轻哼,“一介名不见经传的凡夫俗子,也敢自号青龙,不死他死谁?你们慈悲教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即便本盟不来,也长久不了,迟早要覆灭。”

        “那也没有米盟主厉害,区区低阶蓝灵士,竟能坐到武盟盟主的位置,若非靠着厚脸皮和三寸巧舌,如何轮得到你?”金暮黎讽刺道,“别说排名前三的门派掌门和长老,连慈悲教的法王都比你强。”

        “你!”被嘲笑的米孤遥面如猪肝,恼羞成怒下,使出雷霆一剑,悍然狂斩,“去死!”

        金暮黎不与他硬拼,身法几乎提到极致地避开,同时,剑交左手,划出三道蓝色剑芒直逼米孤遥的眼睛、喉咙和心脏,右手却疾速甩出一把树叶暗器,偷袭他的腹部,意图破坏他的丹珠。

        老话说得好,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无所遁形,根本不需要识破,只是比对方更快的反应,就能化解。

        米孤遥微微侧身,右手一剑斩三芒,左袖则用力一扬,不仅将如刀树叶尽数挡下,还使其掉头反击。

        金暮黎不敢怠慢,腾身掠起。

        米孤遥手中的剑朝天一挥,一次暴迸十几道蓝色剑芒,凶狠杀向金暮黎。

        金暮黎再次提气往上蹿,然而就在她努力避开剑网时,两根细如牛毛的带毒长针悄然而至,隐蔽而快疾地分别射入她左右脚踝。

        双腿一麻,再一软,金暮黎从空中掉了下来,摔落在地,半身不遂般难以动弹。

        “你……”她咬牙怒视,“卑鄙!”

        米孤遥却笑吟吟道:“不都是跟你们这些歪门邪道学的么。”

        他持剑走向形象不雅、姿势狼狈的金暮黎,“别说,偷袭下毒什么的,还真是快捷又好用,难怪你们乐此不疲。”

        金暮黎冷笑:“我能坦然承认自己不是良善,你呢?正义?公道?我呸!”

        反正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也不再顾忌,破口大骂,“披着一层伪皮,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什么东西!”

        米孤遥的脸色陡然阴沉,甩手一道剑芒,风刀般割向她的腿。

        因两腿依然是麻木的,所以即便连同衣裙被割裂,金暮黎也感觉不到疼痛,只能眼睁睁瞧着肉绽血涌。

        “人都快死了,还徒逞口舌之快,”米孤遥冷冷盯视她,“激怒我,只会让你多受折磨,除此之外,还能得到什么?”

        “你以为你又能好得了?”金暮黎诈他道,“既然被人故意引到这个院落,你觉得,这里会什么功课都不做?”

        米孤遥摇摇头:“你不用吓唬我,这个院落,除了你和我,再无旁人。”

        他将剑尖指向金暮黎的心脏,“说几句好听的,用心告饶,兴许我心肠一软,还能给你个痛快,否则,我不介意在这无人敢闯的教主尊地,慢慢折杀你。”

        金暮黎冷冷一笑:“你就没闻出这院子里,有股极其细微、难以察觉的香气?”

        米孤遥终于上当,耸鼻连嗅。

        金暮黎进一步恐吓:“此乃慢性毒药多情空余恨,弥漫在空气中,令人防不胜防。我已提前服下解药,你呢?吸了这么久,半个时辰后必发作。”

        原本那麻感正往腰部蔓延,结果被剑气伤到后,毒性反而随着血液流出不少,金暮黎一边胡编乱造、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将手摸向后腰。

        腹前比较明显,黑、红二鞭鞭柄便都放在后腰腰带里藏着。

        然却刚刚摸到,还未抠出,米孤遥的目光便已转回来,正好瞧见,以为她要暗器偷袭,一剑刺向她的心脏。

        金暮黎顾不得再取鞭,撑着双臂、拖着麻木僵硬的双腿往后连退。

        可这动作在米孤遥面前太慢了。

        即便避得开心脏,腹部也得倒霉。

        眼看就要命殒当场,金暮黎心中不由哀嚎:尼玛被蓝灵高阶、快突破成大宗师的张剑霆追成那样都没死,今日竟要栽在正道首领米孤遥手里,真他妈衰!

        可她向来没有喊救命的习惯,且此时也无人能救她。

        夜梦天带着易锦走了;

        圣女和法王都在指挥并迎战;

        为了方便说话,夜梦天刚才还将田雪支走,让她去助圣女一臂之力;

        将米孤遥引到教主院的人连面都没见着,就跑没影了。

        这下可好,自己遭了暗算,连个帮忙跑腿呼救的人都没有,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万般无奈之下,她正要喊出“黑蟒鳞”三个字自救性命,突有一道裹着蓝色灵气的金色疾光,闪电般斩向米孤遥的剑。

        是夜梦天。

        他果真拿着另一把剑。

        不过这次不是佩在腰间,而是用它来救场,仅剑气就将米孤遥的剑一分为二,前端一半跌落在金暮黎怎么撤都来不及撤开的僵硬大腿上,顺势扎个洞。

        这多灾多难的腿啊。

        但比扎在腹部强。

        夜梦天救了急后,继续进攻,给金暮黎挪到安全之地的时间。

        “夜梦天,你终于肯露面了,”米孤遥心知这才是真正的慈悲教教主,立即手持断剑转移目标,“速把黑蟒鳞交出来,否则今日必踏平你的慈悲教!”

        “大言不惭,”夜梦天依旧是那种清亮又温和的声音,仿佛被这么一大群人攻进岛来,根本不是什么多严峻的事,一边打斗一边道,“为了易家那点财产,为了几片黑蟒鳞,为了你的一己私利,居然煽动众多门派,挑起武林最大纷争,决战慈悲岛,真是枉为武盟盟主。”

        此处没有旁人,米孤遥并不尴尬:“夜梦天,黑蟒鳞这件事上,咱俩心知肚明,半斤八两,谁都不用说谁。”

        夜梦天摇摇头,不予多言。

        他知道,即便他说黑蟒鳞不是他特意指使白虎法王去弄的,米孤遥也不会信,毕竟慈悲教的人如何行事,基本都表示着那是教主的意思。

        没有教主的命令,谁敢擅自行动?

        何况三片黑蟒鳞在慈悲教已成事实,而米孤遥又是为它而来,说再多,也无意义,除非将黑蟒鳞交出来。

        那怎么可能?

        别说黑蟒鳞谁都想要,即便是为了维护教主面子,维护慈悲教的尊严,也不会拱手让出。

        退一万步说,即便他肯息事宁人,平白交送黑蟒鳞,米孤遥也不会放过慈悲教。毕竟黑蟒鳞是他见不得人的秘密,为易家作主才是糊弄人的噱头。

        当然,还有扣在慈悲教头上的屎盆子。

        “米孤遥,如今没有外人,咱们就敞开了说,之前对各大门派弟子杀人夺丹的事,是你干的吧?”夜梦天淡淡道,“你怕为易家后人作主的分量不够,就用这种故意栽赃嫁祸的手段,制造仇恨。”

        米孤遥哼道:“别开玩笑了,我怎会那么恶毒,朝身在武盟的自己人下手?这种不劳而获、捡别人便宜的下作事,只有你们慈悲教才能干得出来。”

        “米孤遥,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你何必做戏不肯承认?”夜梦天刺出一剑便退,因为金暮黎已从怀里掏出解毒药服下,并运转灵力真气逼毒,“杀人夺丹而已,又不是你一个,怎么,在我邪教教主面前都不敢认?”

        “认如何,不认又如何?”被停战的米孤遥冷笑,“正道围剿邪教,已成事实,想翻盘,根本不可能。这次加上我,共有十位蓝灵士,专门克制八大法王、圣女以及你这个教主,你们插翅亦难飞。”

        “米孤遥,除了心怀叵测、故意在流风国武林制造混乱的人,谁再如何狠辣,猎的也都是妖兽,从未抢夺过灵士体内的丹珠,更不会为此而杀人,”金暮黎见二人即便当面,也因各种原因破不开真相,便指责道,“你身为武盟盟主,正道之首,不做缉凶之表率,反倒因私利而枉杀自己人,良心何在?”

        “良心?”米孤遥哈哈大笑,“你们邪教之人,也配说良心二字?烧杀铸剑山庄、将易家灭门时,你们的良心在哪里?”

        金暮黎看向夜梦天。

        夜梦天静静看着米孤遥,默然不语。

        “怎么样,无话可驳了吧?”米孤遥得意一笑,眯了眯眼,“夜梦天,即便我做过杀人夺丹的事,易家灭门惨案的巨大污点,也会让所有人将所有坏事都强安在你头上,不管你承不承认,冤不冤枉,是不是被陷害。”

        夜梦天叹息:“米盟主好手段。”

        “为了满足一己私欲,竟连自己人都杀,”金暮黎啧啧道,“输给米盟主这样阴险狡诈、心毒手辣之人,并不丢脸。”

        “的确,”夜梦天朝米孤遥拱了拱手,“夜某望尘莫及,甘拜下风。”

        “不用惺惺作态了,大家彼此彼此,”米孤遥冷哼,“夜梦天,你的八大法王,已经死了四个,剩下的小鱼小虾抵挡不了多久,我劝你还是赶紧把黑蟒鳞交出来。主动些,本盟可以考虑留你一命。若非让我自己去找,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夜梦天忽然笑了笑。

        米孤遥被他笑得心里一突。

        转头四望,并无其他人。

        “夜梦天,不要装神弄鬼,”米孤遥有种被耍的怒意,“你若~~”

        “都出来吧,”夜梦天打断他,“米盟主亲口承认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米孤遥脸色一变,再次看向四周,却依然瞧不见半个人影,也觉不出哪里藏有呼吸声,不由更怒:“夜梦天!你~~”

        话语未完,戛然止住。

        原本紧闭的殿门被猛然打开,青云剑派山月长老、天星阁无觅长老、凌风剑派首席大弟子华有为、侠刀谷谷主钟滟秋等依次走出,皆眼中冒火,恨不得用目光将他烧死。

        米孤遥的心,陡然一凉。

        “本座解释一下,”夜梦天温笑着看他,“米盟主之所以察觉不到任何气息,是因为这座殿厅的墙体和屋顶,夹用了具有单面隔音效果的珍稀之物龙骨板,里面动静再大,外面的人也听不见,而外面的谈话声,却能一字不漏传到厅里。米盟主,你,明白了吗?”

        米孤遥的脸,前所未有的难看。

        非严刑逼供,非辱骂拷打,自己亲口承认,想狡辩都狡辩不了,自然是比众人得知真相后的愤目怒容还难看。

        山月长老一改之前的淡然:“米孤遥,没想到真正心术不正的人是你!”

        无觅长老也没了之前的轻飘飘:“米孤遥,你利用我们也就罢了,竟还为此杀害我们门下弟子,真当千刀万剐!”

        其他人皆是怒目而视,你一句我一句,愤恨谩骂,到最后,剑都拔了出来。

        金暮黎瞅了瞅人群,米孤遥手下那个叫龚寓的心腹不在其中。

        夜梦天走到桂树旁,无偿借用地盘,由他们清理门户:“各位请便。”

        怒气早已胀胸的武盟众人再也按捺不住,吼叫嘶骂着就冲了上去。

        青蓝灵力,一片刀光剑影。

        待停手,无可辩驳的米孤遥已经倒下,身上被戳有数不清的血窟窿。

        金暮黎想起自己刚穿来的惨样。

        米孤遥比她还惨,脖子都被削断了,只剩一层皮连着。

        即便有起死回生术,都没辙。

        山月长老道:“夜教主,既是一场误会,我们就不打扰了。多谢你的苦心,使我们双方都免于更大的伤亡。”

        无觅长老也道:“夜教主,后会有期。”

        夜梦天似笑非笑:“各位不分青红皂白,闯我慈悲岛,见人就杀,逢人就砍,还出手打死本座座下四大法王,不会以为事情就这样算了吧?”

        华有为忙道:“夜教主,我们只是被米孤遥蒙蔽,并非存心与贵教敌对。”

        夜梦天温温一笑:“你们的弟子被杀而取丹,那是他们无能。你们被人耍得团团转,那是你们愚昧。可我慈悲教得罪了谁?为何要为你们的无知付账?”

        山月长老皱眉:“你待如何?”

        无觅长老提醒道:“夜教主,这事我们的确有错,但也不能全怪我们。何况,你即便想为属下弟子报仇,现在也不是时候,一则双拳难敌四手,二则,你的武级不够,我们这边有两个蓝灵高阶。”

        华有为温声道:“夜教主,眼前形势确实对你不利,不若将此事归为另一码,等来日增了实力再战。”

        夜梦天笑得更加温和:“谁说让人死,就必须实力强了?别忘了,你们现在所处之地,是本座的慈悲岛。”

        山月长老不以为意:“那又如何?”

        夜梦天笑容不变:“各位刚才在隔音殿厅里待那么久,怎会不如何?”

        众人脸色一变。

        “夜梦天,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夜梦天,我们不过是被奸诈之徒蒙蔽,又不是故意杀他们的!”

        “就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米孤遥,而且他已经被我们杀死了,你还要怎样?”

        “大不了再打一场,怕你不成?”

        金暮黎听笑了:“被蒙蔽倒有理了?”

        她的腿已经恢复知觉,却还坐在地上不起来,顶着一张陌生的薄皮脸肆无忌惮,“若把你们杀了,再去跟你们各派掌门说不是故意的,你们掌门能不能也算了?”

        夜梦天看她一眼,露出笑意。

        若说之前的所有温笑,都只是面部动作,那么这回,却是眼睛在笑。

        “姑娘好手段!”山月长老怒道,“没想到一路跟随我们、口口声声要和我们一起剿灭邪教的,竟是慈悲教的卧底!”

        卧底?

        慈悲教的卧底?

        金暮暮低下头,笑得肩膀直抽。

        然而还没笑够,便听噗嗵噗嗵一阵异响,抬头一看,竟是那群人一个接一个软软倒下了,倒地之前还翻着眼白竭力指向夜梦天:“你……”

        只能吐出一个字,后面的话根本没有机会说出来。

        金暮黎挑挑眉:“这是~~”

        “哈哈哈……”一阵大笑打断了她,“好好好,搞得不错,这轮狗咬狗之后,流风国的武林,就没多少能人了。”

        金暮黎一惊,初时还以为夜梦天是异国间谍。可仔细一想,若是如此,来者定不会说“狗咬狗”这种话,遂也抬头朝发声之地~~殿厅屋脊看去。

        夜梦天面朝屋顶,负手而立,低声自语:“你终于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