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76章 前往誓师大会
        一步三回头的易锦终于上了马,却是和管家共乘一骑。

        武盟骑行队全体露出鄙夷神色。

        然而,并未如来时那般在城中策马狂奔、急行急止~~这是夜月阁阁主弋菱歌交涉易家后人问题时的唯一要求。

        现在的赤墨城,没有两霸,更没有三霸,乃他夜月阁的天下。

        武盟的人在城内街道策马疾驰,害得百姓纷纷躲避,惊慌四散,分明就是不给夜月阁面子。

        不但不给夜月阁面子,还未将城主官府放在眼里。

        不把地方官府放在眼里,便等于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所以何止弋菱歌脸色难看,连百里宸的鼻子里也发出了一声冷哼。

        弋菱歌猜测,赤墨城城主一直蜗居府中,对一切势力变故不闻不问,应该是得了十六皇子百里宸的暗示或授意。

        如此,愿意投靠依附百里宸背后势力的夜月阁,便相当于和城主一体。

        该维护的面子,必须维护。

        武盟使者倒也识趣,为了顺利带走易家六公子,少点废话与磨叽,便痛快答应了。

        但并未对来时的莽撞无礼表示歉意。

        所以当百里宸看天眯眼,说米孤遥好大的狗胆时,弋菱歌知道,朝廷可能要对鼻孔朝天、嚣张不可一世的武盟下手了,米孤遥也离倒霉的日子不远。

        马蹄嘚嘚慢行,易融欢看着一直没时间学骑马的六弟,有点脑壳疼,心想确实要抽空把他骑术教出来,不然出门太麻烦,而且他还答应过金暮黎那凶煞教会易锦骑马,若不尽快完成任务,以后怕是要被她抽掉一层皮。

        他想凑过去问易锦,金暮黎有没有在他走时悄悄说什么,可面对武盟这么多双眼睛,又不敢妄动,怕被听去。

        如此忍耐一路,终于出了城。

        大队人马开始挥鞭疾奔。

        他们未注意,远远的,一骑红衣随风扬起,始终保持距离地跟着。

        为了节省时间,尽快赶回,三十九人的队伍昼啃干粮,夜宿露林,第二天午时,便到孤遥山山脚下的繁华小镇。

        易锦从未在马背上如此疾行赶路,大腿内侧磨得生疼。

        然而他却始终咬牙强忍,直到被武盟使者安置在酒楼客栈一体的地方吃了饭,进了房间,才脱下裤子看了看。

        两条大腿的内侧殷红一片。

        莫名想起那个女子,他有点想哭。

        却又忍住。

        爱他的人不在身边,他哭给谁看?

        谁会心疼他哄他?

        武盟使者上山禀报去了,他们可以从容吃顿饭,从容洗个澡。

        坐在浴桶里,大腿内侧传来阵阵刺痛,他却蹙着眉头,一动不动。

        水渐凉,他起身,为自己上药。

        药膏是金暮黎送给他的。

        临行时,她给了他一堆药膏药粉,全是止血或治疗跌打损伤的。

        她只会配制上等外伤药,便将自己手里的好东西都给他。

        想到那个话语不多、却真正疼他宠他的女子,他的眼泪渐在眶中打转。

        却始终没有掉下来。

        最后还给憋了回去。

        药膏的效果真的极好。

        丝丝清凉的感觉维持不到半炷香,红肿便全部消退,恢复如常。

        他把药膏收起,更加视若珍宝。

        金暮黎从他房前经过时听了下动静,便到自己门前廊下,看一楼众客。

        易融欢洗完澡,也不搭理守在外面的武盟人,径直去找在隔壁休息的少年:“易锦,你洗好了没?”

        易锦开门道:“融欢哥哥。”

        易融欢莫名瞥了眼头戴红纱帷帽、身在客栈都不摘的红衣女子,才走进易锦房间,反手关上门。

        分守在两兄弟门口的武盟人并不干涉~~这个小镇里的酒楼客栈兵器铺等所有门面,都是由孤遥山庄一手经营。

        换句话说,这里到处都是米盟主的眼睛,无论谁在此地食宿,一举一动,皆在武盟监督视线内。

        易家兄弟若想逃遁,完全没可能。

        所以就算将他俩放在一起,任他们嘀嘀咕咕咬耳朵,也翻不出大浪。

        “易锦,她当真什么都没跟你说?”易融欢瞪大眼,“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赶路赶忘了?”

        易锦一脸无语:“她在闭关,如何跟我说话?”

        易融欢啧了一声,再度压低声音:“你明知道我到底什么意思。”

        易锦警惕地看了看房门,摇摇头。

        易融欢的眉头瞬间皱紧:“不会吧?不应该呀!怎会连句叮嘱都没有呢?不可能啊!是不是你红着兔子眼儿一路胡思乱想,把正事给忘了?”

        易锦盯着房门,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没出声。

        易融欢终于看出他的顾虑,把嘴贴到他耳根旁,用小如叹息的声音道:“这样说,他们武级再高,也听不见。”

        随即,将自己的耳朵送到易锦唇边。

        易锦无法,只得对着他耳孔小小声道:“姐姐说如果遇到关乎性命的危险,就大声喊叫,尽全力逃跑,不要硬拼死扛,更不要站在原地闭眼等着挨刀。”

        “……”易融欢猛然扭头,“就这?”

        易锦回答得很认真:“就这。”

        易融欢眼神奇怪,随即茫然,最后一屁股坐到凳子上,喃喃道:“武盟一出手,那死女人不会真不管我们了吧?”

        易锦立马怒视他:“不许你咒姐姐!”

        “姐姐?”易融欢回神斜他一眼,“她都不管你了,你还喊个屁的姐姐?”

        “她……即便她不管我,也是我姐姐,我也喜欢她,”易锦握拳,“反正你不能咒骂她!”

        “啧啧,瞧瞧你这龇出獠牙的狼崽模样,”易融欢不以为然道,“不过是顺口带出的无意义字,为这小屁事儿,你还想打我不成?”

        他站起身,“跟我凶没用,等到有人想杀你时,你再如此凶悍也不迟。”

        说罢,径自开门走了出去。

        红色身影已不在走廊。

        易融欢摇摇头。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她即便暗中跟来,也不会穿如此鲜艳醒目的大红色衣服。

        还戴那很少有人选的红色帷帽。

        太引人注目,太扎眼。

        而且他记得,那女子的衣服好像以白色滚刺绣的居多,其次是令人感觉清凉的淡蓝色,然后是乔装时才穿戴的黑色衣帽。

        从未见她穿过如此招摇的大红色。

        想来,可能真的不是她。

        只是自己太希望她能悄悄跟来吧。

        易融欢摇摇头,叹口气,欲进房间时,却突然改变主意,返身走到廊边,趴着栏杆朝下望,看看有没有比较熟悉的面孔。

        目光扫了一圈,还真瞧见几个。

        他默默回身,关上门,静静思索。

        金暮黎坐在房中,将从祝秋明身上抢来的面具仔细贴到脸上。

        面具薄如蝉翼,还略带伸缩弹性,即使稍稍大了些,也能凑合使用。

        刚才没看到他和夏青檐,不知他们会不会来,更不知他们成婚了没有。

        还有那七人小队。

        如今有两人在简易山庄养伤,还有一个什么轻舟师兄因受不住诱惑,杀人夺丹,被他们掌门师兄发现后,下令斩其五指,责其面壁思过。

        七人少了三个,不知那四个会不会被扔过来历练。

        之前她也曾想过那七人小队里是否会有人动心,等在离开妖兽森林后,暗地里杀人夺丹,没想到,还真出了一个。

        贴好薄皮面具,重新戴好黑色假发与红帷帽,再摸了摸将腰围撑粗的红黑二鞭,确认没有半分外露,才闭目养神。

        然而刚坐片刻,便陡然睁开眼。

        武盟使者回来了。

        他们正在敲门,要带易融欢兄弟二人上山,参加杀尽慈悲教的誓师大会。

        金暮黎知道,他俩现在不会有危险。

        目前,米孤遥正需要他们,而这一路行来,都有属于武盟的地盘。

        至于慈悲教,只要她金暮黎仍在闭关,没有出面参与,慈悲教就不会故意针对锦儿他们下手。

        想到这,她对慈悲教竟生出几分佩服。

        如此用人时刻,他们竟未派遣法王过来,逼她提前入教,而是遵守一个月后前来迎接的承诺。

        这也算是难得。

        耳听人被带走,金暮黎才缓缓起身,打开房门,跟在歇脚休息后再出发的众门派弟子身后,默不作声前行。

        人家都身怀请柬,她却两手空空。

        然而,到了必须出示请柬的孤遥山山门时,拿不出东西的红衣女子并未浑水摸鱼贴靠某个门派,而是振振有词道:“在下乃无名散修,偶遇各路男女大侠,才知你们要围剿慈悲教。在下自知身无靠山,武级也不高,但仍想为此尽上一份绵薄之力,不知武盟是否欢迎?”

        “这……”查柬验帖之人面面相觑。

        若是冒充门派弟子,便有间谍之嫌,不用客气。

        若是强闯,他们更可直接打出去。

        可人家却是光明磊落前来助阵,这就有点不好推却了。

        挎刀佩剑、已经进了山门的门派弟子皆转体回头,看向一身艳红、戴着比盖头还扎眼的鲜色帷帽、跟个出嫁新娘似的女子,行注目礼的同时,窃窃私语。

        “很为难吗?”金暮黎见人家犹豫,体谅又干脆地抱抱拳,“那就不打扰了。”

        说罢,转身就走。

        “姑娘请留步,”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姑娘能不能摘下帷帽,报上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