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75章 逼迫交人
        在武盟的施压下,弋菱歌只能妥协,交出“伺候副阁主闭关生活”的易锦。

        没办法,米孤遥为接易锦,竟派了一支三十多人的骑行队伍。

        他们神色高傲,面目冷峻,勒缰之时,骏马人立而起,嚣张之中见气势。

        弋菱歌明白,自己若梗着脖子不交人,米孤遥绝对会寻个由头,做出碾死夜月阁的事。

        武盟集武林各大门派力量于一身,只能在赤墨城称霸的夜月阁,还无法与之抗衡。

        清秀少年红着眼睛、含着泪花跟在易融欢身后,频频回头看那无情院的大门。

        这次带队来的武盟特使是个态度强硬的男人,受不了小少年的婆婆妈妈,不耐烦地催促道:“看什么看,赶紧走了!”

        易融欢难得为易锦说话:“催什么催?我全家被灭都不急,你急个屁?”

        特使噎住,闭嘴半天没再开口。

        新聘管家盛晚泽沉冷的嘴角,在无人注意时,勾起一丝几不可见的笑。

        简易山庄建成时,副阁主送给他两根金条,那是他在曹家庄卧底三年的酬劳,也是对他忠心不二的犒赏。

        说实话,他打死都没想到会得这么多回报。

        除此之外,副阁主还给了他两条金项链,说是让他拿去换成银子,犒劳跟在他身后连续辛苦数日的兄弟们。

        辛苦的确是辛苦,但时间不过短短几日,再累再辛苦,也用不了那么多。

        多出来的那部分,他完全可以作为副阁主对他的额外赏赐,但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全部兑成现银,均分给他们。

        此举有两个目的。

        一是拿钱堵嘴,俗称封口费。

        二则不吝不扣,以后副阁主再因私事而需要人手时,他们才会随叫随到,一喊即来,且稍加提示便能做到保密。

        副阁主厚待他,他就厚待兄弟们,多为她以后着想。

        这便是人之交往。

        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

        你刺我一剑,我还你十刀。

        夜月阁无情院。

        弋菱歌看着身穿红衣、头戴红纱帷帽的金暮黎,眼珠半天转不动。

        顾清央摇头轻叹,走到他面前来回晃,扰得弋菱歌不得不皱眉看他:“清央你干什么?”

        “想说什么叮嘱的话,就赶紧说,人都快走了。”顾清央淡淡道。

        弋菱歌这才“哦”了一声,正色道:“暮黎,这样真的行吗?万一暴露,可不太妙。”

        “无妨,我戴了黑色假发,”金暮黎摸摸后腰,确定稳妥,“长鞭被我藏在腰带里了,非出手不可时,我会用别的。毕竟对我来说,一花一叶,皆是武器。”

        弋菱歌备受打击。

        虽然花草树叶对他来说也可作武器,但威力……咳咳,肯定不如金暮黎。

        “白小渊说,因最近各大门派都有弟子被慈悲教的人夺丹毁尸,大家都义愤填膺,众志成城,誓要消灭慈悲教,所以派出的除了中坚精英,还有部分长老级人物,”他伸手按上她的肩,“暮黎,双拳难敌四手,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这次,金暮黎没有甩开他,只微微点头:“我自有分寸。”

        说罢,便径直离去。

        弋菱歌的手自然悬空:“暮黎!”

        金暮黎的脚步顿了顿。

        弋菱歌说出他最担心的事:“月圆之夜。”

        “没事,”金暮黎淡声道,“有预感。”

        能预感到,便可提前安排。弋菱歌明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悬着心。

        金暮黎抬脚迈步,不再多话。

        刚至院中,寒云又手拿一顶白色假发走过来:“副阁主。”

        金暮黎拍拍她的肩:“辛苦你了。”

        寒云摇摇头:“副阁主一定要安然无恙地回来。”

        金暮黎看着她,忽然抬手揉揉她的发,露出一丝微笑:“好。”

        寒云呆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

        片刻后,弋菱歌被顾清央连拖带拉弄回双枝庭,正要不管不顾将人压到墙上亲,却陡见白小渊正悠悠坐在石桌旁。

        顾清央:“……”

        为什么好死不死的这时候出现?

        弋菱歌连忙走过去,将声音压至最低道:“殿下,是不是有新消息了?”

        白小渊啜饮一口香茶,抬头望天,眯了眯眼:“米孤遥真是好大的狗胆。”

        弋菱歌顿时兴趣更劲:“怎么说?”

        白小渊却没了下文。

        弋菱歌:“……”

        这兔崽子,故意吊人胃口。

        “我总觉得不放心,”弋菱歌坐到他旁边,倾身低低商量道,“要不殿下留守赤墨城,草民乔装去瞧瞧?”

        白小渊斜睨他一眼:“可以啊。”

        弋菱歌绽开笑容:“那就~~”

        “你先问问顾清央同不同意,”白小渊扬声打断他,“他若肯留守,咱俩一起去。”

        “我不同意,”弋菱歌还未说话,顾清央便抢步过来,“那两方打得越凶,夜月阁就越安静,不会有什么事,反倒那边才是凶险之地。让他去,不如让我去。”

        “哦?”白小渊似笑非笑,“你怕他有闪失,就不怕自己有闪失?”

        “我没事,”顾清央捏捏胳膊,“皮糙肉厚,即便受点小伤,也能很快痊愈。”

        弋菱歌哼道:“有多糙?有多厚?撸起袖子给我瞧瞧?”

        顾清央看着他:“你随我进屋,想瞧哪里都行。”

        目光和语调都极其暧昧。

        弋菱歌轻嗤:“你一个大男人,即便脱光了,又有什么好瞧的!”

        顾清央:“……”

        白小渊“噗”的一声,哈哈大笑起来。

        别说金暮黎,连他都看出顾清央对弋菱歌的不凡情意,偏偏弋菱歌始终像个傻子,根本不往另一种感情上转移。

        再这样下去,顾清央头发都要急白了。

        “我帮不上你了,”白小渊笑得肩膀直抖,“实在无能为力。”

        都帮他把话说得这么白了,弋菱歌还在认为那是深厚的知己情兄弟情,不晓得拐弯,还能咋办?

        四个字:爱莫能助。

        顾清央咬着牙,心道方才若非你个讨厌鬼杵在这儿,说不定我已经将他拿下,又何需你帮?

        弋菱歌已经顾不上听他俩打哑谜,正思考着绝不能让百里宸去,免得被他看到金暮黎在月圆之夜发狂的样子。

        想到这,心里便有了决定:“麻烦白公子帮忙镇守几天夜月阁,我和清央乔装打扮一番,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