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73章 风影折在慈悲教
        易融欢最近几日忙得几乎四脚朝天。

        五间大屋建好后,刚收拾利落,便来了两个上门求助的人。

        两人一个完好无损,一个受了严重刀伤,伤口已经上了药,缠了内衫绷带。

        想着自己正好需要有人帮着宣传,易融欢便貌似热情地收留了他们,热情到立即购买全套桌椅、新床被褥等各种家具,由店家送上山来,给他们宿用。

        之后,厨娘、护卫、小厮、婢女等,请的请,买的买,也很快到位,被冷静帆背上山寻求帮助的晁若轩便有了人照顾。

        如此,闲下来的冷静帆便和管家盛晚泽、简易山庄的主人一起进城,先去药铺,再进衣铺,且是多家衣铺。

        易融欢按照自己和易锦的身形尺寸,添置了数十套新裳,并顺便为管家和两位客人买上几件。出手之大方,与他那死去的抠叟老爹完全两个样。

        米面油盐衣鞋帽,茶叶茶具等,从吃到穿,再到日用,易家大公子事无巨细,全部亲力亲为,与管家一起操办。

        因为这,有人猜测易融欢不信任新管家,亦有人觉得可能是管家真的无能,还有人说铸剑山庄庄毁人亡,财物尽被劫掠,易家大公子经此大难,虽幸留一命,性情什么的肯定会有所改变。

        比如不再全心信任身边的人。

        比如看开想通,绝不走原庄主易文度的吝啬老路。

        比如没了之前骄奢富贵却不苟言笑的阴沉之气,待人处事温和倍许。

        不管人们怎么说怎么猜测,有一点是肯定的:没用太久,易融欢所去之地,所经之处,便都知道被灭门的易家人并未死绝,不仅有两个后人~~大公子和六公子幸存,且已重新撑起家中门面。

        金暮黎计划中的目的达到了。

        东西备齐后,管家又从附近聘请工匠,加盖院墙、灶屋、茅房等附属设施。

        然后毫不意外的,消息通过前来盯夜月阁动静的暗使,传到武盟盟主米孤遥的耳中。

        米孤遥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握在手里的茶盏都被捏碎:“好,好得很,易文度那老东西的后人倒是不笨。”

        他冷笑一声,“可惜,没什么用。”

        有能力盖起几间屋子,可不代表有能力为他全家报仇。

        无论他需不需要武盟的帮助,武盟都帮定了。

        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敢与武盟抗衡!

        钮奉儒道:“侠刀谷的两名弟子正在铸剑山庄,名为做客,实为养伤。”

        “侠刀谷?”米孤遥轻哼,“两名弟子而已,钟滟秋还能因此带着整个侠刀谷与本盟叫板?再如何风光无限,也只是曾经,如今破落凋零得没几个人,即便想逞威风,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可……”钮奉儒提醒道,“据说钟谷主与青云剑派尚有联系。”

        “即便有联系,也不过是偶尔走动,到不了为他出头的地步,”米孤遥以肯定的语气道,“想想看,青云剑派堂堂一流门派,能将他个破落户放在眼里?不跟他断绝关系,多是碍着上辈人的交情,给他留几分薄面,免得授人话柄。”

        钮奉儒不再作声。

        所得情报,其中的厉害关系,可能出现的问题等等,该说的他都说了。

        最后决策,不是他的事。

        他只需站好位置,尽份内之责。

        “竟有如此胆识与魄力……”米孤遥突然沉下脸,微微皱眉,“那金暮黎果真在闭关?弋菱歌亦未插手?”

        钮奉儒抱拳之姿,不答不动。

        派去打探消息的又不是他,问他做什么,他怎能随意替人作答。

        米孤遥知道这人言行谨慎的毛病,见他垂首低目,沉默无声,便也罢了,没将那刚走的汇报暗使唤回再问。

        正在这时,忽有一只颜色乳白的信鸽,无声无息飞来落在米孤遥肩头。

        那信鸽的两翅正中,各有一羽是浅红色的,正是风影在紧急情况下与米孤遥联系的专用信鸽。

        钮奉儒神情一紧。

        米孤遥面色肃然,迅速取下信筒。

        钮奉儒见他看了小张纸上的字后,又惊又怒又想笑,甚是奇妙,便告退。

        米孤遥却开口道:“果真有三片蟒鳞被带回了慈悲教!”

        声音里带着抑制不住的激动。

        “那……”钮奉儒看着他,只一个字。

        果然,米孤遥的脸沉怒起来:“风影一个被抓,另一个拼力逃出慈悲教,找机会传的讯。”

        他盯着纸张,“纸上有血,看来传讯之时已受重伤。”

        若是死了倒还好,被抓却是不妙,凭慈悲教的手段,怕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终要开口招供,说出盟主,钮奉儒不由头皮一紧,忧心忡忡道:“不知他们的身份,是否已经暴露。”

        米孤遥仍然盯着纸面:“他们好不容易探到消息,得知慈悲教白虎法王曾秘密前往曹家庄,而教主夜梦天好像并未得到鳞片,便设法寻到白虎法王的单独庭院,一探究竟,谁知竟遇上窃贼,正将一片蟒鳞往包裹里塞,于是打了起来。”

        钮奉儒已知后面发生的事:三人为夺黑蟒鳞而大打出手,惊动了慈悲教。

        “窃贼怎会去慈悲教偷东西?还认得黑蟒鳞?”他目露怀疑,“消息泄露了?”

        米孤遥摇摇头:“说不定人家早已盯住曹家庄,只是未来得及下手。或者……”

        他眯了眯眼,“窃贼并不知那是九百年黑蟒鳞,只是觉得能被白虎法王藏在寒玉宝盒里的东西,定非凡品,才动手取之。”

        这两种可能倒真不是没有。

        不过钮奉儒向来只信自己眼睛和实证,所以并未出声附和。

        米孤遥缓缓收拢五指,用力将讯纸团成一团,捏在手中:“慈悲教若知背后的人是我,必不会善罢甘休……立即召集天下豪杰义士,为易家兄弟做主,剿灭那心狠手辣、灭人满门的无道邪教!”

        风影暴露,武盟只能先下手为强。

        “既无深厚交情,又无好处,只怕回应者少之又少,”钮奉儒洞悉凉薄人心,“咱们得拿有价值的东西吸引他们。”

        最有价值的,自然是黑蟒鳞。

        但米孤遥不可能与人分享。

        次则,便是易家金库里的财物。

        可他图谋铸剑山,一大半原因不就是为了它么。

        若是分出去,他岂不是白忙活?

        可只有空口号、却无丁点利益的事,除了懵懂无知的热血少年,那些一个比一个奸诈的老滑头,的确会寻找各种理由推脱不来。

        “那就告诉他们,为求天理公道,孤遥山庄愿为此次行动捐助一百万两白银,事成之后,替易家后人酬谢大家伸出援手,”米孤遥咬咬牙,“不过是垫付而已,铸剑山庄迟早要还回来!”

        钮奉儒心道:即便还不回来,也能当是请他们帮助孤遥山庄围剿慈悲教的酬劳,毕竟这一战,为的都是自己的利益,与铸剑山庄没有半文钱关系。

        “另外,”米孤遥脸上闪过一丝狠戾之色,“为了让他们同仇敌忾真心出力,暗派一批人冒充慈悲教教众,专找各家弟子杀人夺丹,留下似是而非的证据。”

        钮奉儒心里倒吸一口凉气:“这……”

        “怎么?”米孤遥眉心一蹙,阴鸷双眼盯着他,“你不想执行本盟命令?”

        “属下不敢,”钮奉儒面容平静,“属下只是觉得此事风险太大,万一被发现真相,后果不堪设想。”

        米孤遥摆摆手:“被夺了丹的死人是无法开口说话的,只要你们事前周全,事中小心,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看着钮奉儒,目带逼视之色,“具体怎么做,想必无需我教吧?”

        钮奉儒微微躬身,低眉垂首:“属下这就去安排。”

        米孤遥却在他转身时道:“召集群雄之事,本盟会交给龚寓负责,你只管用你的细心谨慎,做好另一件事即可。”

        钮奉儒点头应是,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