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大佬在异界 > 第十三章 鼠兽虽小有大招
        易锦之所以大惊,是因为吸收丹珠的方法有三种。

        最常用的,就是将丹珠握于手心,慢慢导入。

        稍快一点的,则是将丹珠覆在肚脐处,用手心催动自身灵力,送妖兽灵气入体。

        此法虽然省却了经由穴脉的过程,却增加了几分风险,没有经验控制不当的话,会发生诸多不好的事。

        轻则,外来灵气到处乱蹿,难以为己所用;

        重则,因异类灵气来得太突然,没有互相接受、相融的时间,从而大打出手,令人腹痛。

        而最快的,乃第三种,也是最危险的一种,很少有人使用,那就是吞服。

        直接吞服。

        本来,将刚从妖兽身体里取出来的东西拿来入口,已经是件很恶心的事。

        若再加上没事就没事、有事就爆体的最强风险,就更没几个人那么做。

        毕竟爆体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何止一个死字?

        简直是死得不要太惨烈。

        如此,见金暮黎不仅生吞丹珠,且还一次吞服三颗,易锦如何能不大惊失色?

        红衣少年正在专心消化吸收妖兽丹珠里的灵气,被他这么咋咋呼呼一嚷嚷,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睁开眼睛。

        金暮黎淡淡道:“没事。”

        说这两个字时,她谁都没看,但两人听到后,却都莫名定了心。

        即便泰山压顶也面不改色的从容不迫,对任何人都如定心丸。

        那是领导者才有的魔力。

        不过,易锦虽焦急减弱,担忧却尚存:“姐姐……”

        金暮黎阖上眼帘:“噤声。”

        易锦立即闭嘴,然后静静朝四周张望,警惕意外与不测,防备有妖兽突然蹿出,打扰金暮黎。

        红衣少年没看到金暮黎生吞妖兽灵珠,见她好好的站在那里,还闭上眼睛,像是开始吸收丹珠灵气,便没好气地轻瞪易锦一眼,嘟哝一句:“没事别乱叫。”

        说罢,又闭上眼睛。

        像他这样中途被打扰,很可能会前功尽弃,辛苦半天都成瞎忙活。

        易锦自知理亏,便没还嘴,为金暮黎护法的同时,顺便替他瞄几眼。

        毕竟这人之前帮了他们,回馈点举手之劳也是可以的~~虽然他已得到四颗妖兽丹珠的巨大好处。

        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计较收获丹珠的多少,而是为金暮黎做好守卫工作。

        他不时扭身转首,默默观察四周动静,同时,心里仍有忧虑,怕金暮黎被反噬爆体。

        金暮黎自然是无事。

        易锦纯属关心则乱。

        他忘了,金暮黎乃青灵士。

        青灵士吸收绿灵珠,怎会有危险?

        其实也不能怪他一时忘记,实在是金暮黎很少在人前使用灵力,尤其是他面前~~半年的时间,他的生活全在副阁主的独院,上哪儿瞧她真正发飙去?

        用树叶帮他杀墨鸡,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目睹她以灵力出手,否则他依然不知自己已追随半年的女子乃青灵士。

        青灵士,对现在的他来说,高不可攀,遥不可及。

        赤灵士与青灵士之间差太多。

        这种差距犹如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她是天上的星辰,他是地上仰望星辰的人。

        一边守护,一边胡思乱想,渐渐的,他忽然回过味儿来~~灵士吸收比自己修为高的丹珠会有风险,吸收比自己修为低的丹珠却是易如反掌啊!

        恍然明白这一层,他不由哑然失笑,暗骂自己有够愚笨。

        带着无声笑意看向女子清冷脸庞,他目光灼灼,心也越来越滚烫。

        武功高,相貌好,还有着禁欲系的气质,这样的女子,对任何男人都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

        征服孤高冷傲、常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洁女子,所获得的心理快感,比压倒狂野浪女来得更强烈。

        所以即便追求之路费心劳力,充满波折与荆棘,有些男人也会乐此不疲。

        他们就像极有耐心的猎手,在不急不躁中慢慢撒网,布坑,拉弓。

        网里,坑中,箭矢上,涂满蜜糖。

        时不时甜你一下。

        步步陷阱步步甜,直到目标女子被网网住,落入坑中,被箭矢射中正心,被蜜糖粘得脱不开身,才算大功告成。

        对旁人尚且如此,兼受救命之恩的易锦更难不心动,只是他还尚未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他只知自己喜欢偷看她,希望得到她的关注,想和她在一起很久很久。

        竟从未有过邪念。

        也就是男女之事。

        他的感情还很单纯。

        没有成年男子的复杂和欲望。

        正好符合故人留在金暮黎心中的印象。

        金暮黎虽闭着眼睛,却能感受到那双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炙热目光。

        她向来能一心多用,消化吸收妖兽丹珠的同时,也在感知周围动静,一旦有什么突发状况,身体就会给出反应。

        速度最快的,就是手中的鞭子。

        这不,易锦的目光还未给她带来困扰,耳朵微微一动间,眼睛还未睁,长鞭倒已条件反射地猛抽出去。

        鞭风在前,目光在后,打完才知不过是两只出来觅食的鼠兽。

        妖兽森林里的鼠兽有成年兔子那么大,或黑色或灰色,繁殖能力没有普通鼠那么强,但嘴巴尖长,爪子锋利,消化能力杠杠的,专吃死尸腐肉,碰到门派家族进林猎兽或妖兽之间互相厮杀,它们最是高兴,因为会有吃不完的食物。

        金暮黎杀死的三只九头妖兽显然吸引了妖兽森林清洁工,人还没走,它们就忍不住鬼鬼祟祟溜过来,打算偷吃。

        没想到肉没吃着,反而送了命。

        红衣少年被惊得再度睁开眼睛,望望金暮黎,望望死鼠兽,好一阵无语。

        幸好他天赋极强,即便被惊扰打断,体内气息也会自行运转一段时间,容他接上,否则所得丹珠定要全部报废。

        金暮黎没事儿人般重新闭目,红衣少年看着死鼠兽,眨眨眼,没说话。

        这玩意儿会在性命受到威胁时,暗放迷之香屁,一个不注意,就会中招。

        好在雪发女子出手快猛狠辣,直接将它们干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要知道,鼠兽释放出的迷之香,效果可是跟情药差不多,区别在于,鼠兽香屁之毒发作时,中毒者的头脑会始终保持正常情况下的清醒。

        这也是它最残酷的地方。

        明明清醒地知道眼前之人是谁,却仍然控制不住,且不管对方性别是男是女,中毒者都会急吼吼地往人身上贴,渴望用行动马上解决身心被焚烧般的热切。

        若是夫妻关系,自然好办。

        若是情侣,也不过是把某些不可描述之事加以提前。

        可若是孤身一人或者只有同门之谊、没有男女之情,甚至素不相识之人为了降低风险而临时组队,就麻烦了。

        等到毒性一过,不是恨得咬牙切齿、举刀就砍,就是抹脖子自尽。

        想到这,他忽然咧嘴笑了笑,没头没脑地来了句:“真可爱!”

        金暮黎差点又摔。

        好好的自言自语个啥?

        说谁呢?

        有神经病还是咋的?

        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清冷的面色却不见丝毫波动。

        打兽又吸收,折腾大半宿。

        在别人眼里冷到掉冰渣、在易锦眼里却好看无比的妙目缓缓睁开时,他轻轻松了一口气:“姐姐!”

        声音温柔。

        金暮黎微微颔首,随即上前踢了踢红衣少年:“不要说出去。”

        红衣少年比她多一颗绿灵珠,所花时间自然也要多一些,此时尚在吸收尾声,被第三次打断,也是后悔得很,睁开眼无奈又莫名:“什么?”

        易锦道:“我姐姐的武功级别,你要保密,别跟任何人提起。”

        红衣少年满脸不解:“为什么?”

        天赋高、武功强的年轻灵士,不是都巴不得到处宣扬、人尽皆知吗?

        怎么到她这里就变了样?

        “没有为什么,你只需照做,”金暮黎淡淡道,“否则我杀了你。”

        说罢就转身离开。

        易锦连忙跟上。

        红衣少年眨眨眼,既莫名其妙,又有些气恼,嘟哝道:“什么跟什么嘛,我帮了你,你还威胁我!”

        然后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并很快叫了起来,“哎哎姑娘,你不帮我护法了吗?万一我被蛇咬怎么办?”

        金暮黎连理都没理。

        进妖兽森林的人,有几个不备止血粉、内服丹、防虫防鼠等各种药物?

        还真把她当免费劳力使唤了。

        果然,红衣少年见她连头都不回,只好摇摇脑袋叹口气,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打开木塞,将药粉绕着自己身周撒成一个白圈,专防虫蛇鼠蚁。

        另一边,金暮黎带易锦继续猎兽。

        对没有天赋也没有各种资源的普通武者和低级灵士来说,初始结丹或每晋一级,都难如登天。

        夜月阁不是高门大派,没有自己的灵花灵草园,想用灵花灵草提升实力,只能靠花钱买。

        但灵花灵草都价值不菲,夜月阁不可能把钱往一个捡来的少年身上砸。

        所以要帮易锦,就只能走猎取妖兽丹珠这条路。

        他已经吸收了十几枚赤色丹珠的灵气,其中一颗还是橙灵珠,都没突破。

        不过……

        “姐姐,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易锦鼓足勇气跑上前,牵住她的袖口边边,但不敢用力拽,只轻轻捏着一小块布料,“好像快要突破了。”

        “嗯,”金暮黎的确讨厌别人拽她袖子或衣服,即便是亲近之人也不行,但因易锦未用力,牵得毫无痕迹,没有让她感到明显不适,便未甩开,“已在临界,只要再吸收一颗,打上一架,就能~~”

        话未说完,她突然止步。

        随后,她转身走向西边。

        紧跟着她的易锦也渐渐听到了。

        男人的粗喘,女子的吟叫,清晰入耳。

        但他还没意识到那些声音代表什么。

        金暮黎的第一个念头则是,有对男女在做那啥。

        但很快,她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两人的声音太过豪放,竟没有一丝收敛、半分控制,简直不要太爽。

        而正常情况下,当事人多少都会有点顾忌,多少会刻意压抑一些。

        估计正在那啥的两个人是中招了。

        中了鼠兽释放出的迷之香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