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缺失的拼图,等待的家人
        饭田圭介的病房内,病床前,伴随着渲染了月色的银白时钟在身后消散,常磐庄吾缓缓收回了伸向饭田圭介的手。

        他若有所思的朝自己身后望去一眼,然后不动声色的把视线落到饭田的身上。

        “成功了。”

        在那道月色的协助下,常磐庄吾非常顺利的将饭田圭介的病情往前逆转了两年时间。

        那两年,不只是饭田被邪教蛊惑的两年时间,也是饭田圭介错失的最好的治疗时间。

        也就是说,现在,饭田圭介的身体已经回到了两年前可以被他的主治医生——镜医生治愈的状态。

        因为常磐庄吾之前在“游戏库”中的表现,饭田毫不怀疑地相信了常磐庄吾的话。

        他立刻去找来医生为饭田圭介做检查。

        但在等待检查结果出来的期间,他就已经开始按照事先定下的契约,事无巨细地为常磐庄吾讲述起他所知道的那些跟邪教有关的信息。

        常磐庄吾仍缺失许多记忆,所以,他还需要找到更多像“游戏库”那样记录世界历史的地方。

        饭田虽然不知道其他邪教像“游戏库”这样的核心位置都在哪儿,但参与进了“复仇常磐庄吾行动计划”的他却能够帮常磐庄吾找到知道那些地方在哪儿的人。

        有些招式,不怕老,有用就行。

        再次背负起ex-aid历史的常磐庄吾,拥有能够通过邪教任何防伪认证的底气。

        然后,从饭田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常磐庄吾,只最后叮嘱了饭田一句“记得去警视厅国安零课报道”,便径直离开了医院。

        他相信,现在的饭田,一定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

        ……

        走出医院大门,常磐庄吾抬头看一眼天空,感受着风吹在脸上的温度和湿度,忽然想,如果未来一周的天气继续像这样冷下去,那么,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世界将迎来一个美好的白色圣诞节……

        想到这里,常磐庄吾的神情突然莫名一怔。

        “白色圣诞节……”

        他停下脚步,低声呢喃着这个名词,心里蓦地再度涌起一股难言的悲伤。

        那股悲伤来自他刚刚寻回的那段记忆,可在那段记忆中却没有任何能够解释这股悲伤来源的画面。

        那种心里莫名多了一个空洞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甚至让常磐庄吾忍不住怀疑白色圣诞节真的是美好的象征吗?

        他不知道。

        他想知道。

        所以……

        “我还需要更多的记忆!”

        ……

        ……

        常磐家。

        从常磐庄吾收到饭田寄送的那封书写有恐怖信息的匿名信起,常磐庄吾的父母,常磐宗太郎和常磐奈美惠就没有离开过家了。

        他们都知道常磐庄吾的不易,不愿意在这时候给常磐庄吾添加额外的麻烦,所以都没有反对常磐庄吾的安排,一直都安心地待在常磐庄吾布下的防护网中。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他们便开始在家里提前准备起了圣诞节的装饰。

        组装圣诞树,挂彩灯,挂装饰……

        他们还订做了各自的圣诞老人套装,准备在平安夜那晚穿上,将提前准备好的礼物送给他们的儿子。

        在他们的努力下,屋内很快就充满了圣诞节的气息,到处都是可爱喜庆的装饰和颜色。

        身处这样的环境中,他们本该感到轻松和喜悦的,可偏偏无论是常磐宗太郎,还是常磐奈美惠,都无法真正的开心起来,他们都感觉家里缺少了什么……到底是缺少了什么呢?

        常磐宗太郎和常磐奈美惠对视一眼,最后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大门口。

        显然,他们都很清楚那块儿能够让这个家变得完整的最后一块儿拼图到底是什么。

        那是他们视为珍宝的儿子。

        他们在等自己的儿子回家。

        ……

        ……

        【zi-o线】

        与此同时,朝九晚五堂,常磐顺一郎也在一点一点的往店里填充圣诞节的气息。

        只是,他感受着店里那股与喜庆的节日装饰格格不入的孤寂,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

        说实话,常磐顺一郎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店里突然就变得如此的寂寞了。

        就好像只是一个低头的时间,他将手中的菜盘放下,再抬头时,原本坐满餐桌,满眼期待的等待动筷的成员便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不见了。

        先是月读,然后是常磐庄吾,盖茨和沃兹,最后,只留下他一个人,呆呆地看着习惯性准备好的满桌的饭菜怅然若失。

        片晌,常磐顺一郎回神,慢慢将多余的饭菜收起,只留下一个人的饭食。

        而后,他端起碗,夹一筷子菜,低头,却又因为门外的一道轻微异响而立刻抬头,放下碗筷,起身走出餐厅向店门口望去。

        “庄吾?”他轻声呼唤。

        店外风声微响,无人应声。

        ……

        ……

        【异类zi-o线】

        常磐庄吾猛地喊出一个名字。

        “沃兹!”

        那是他从“游戏库”中寻回的那段记忆中,曾跟他一起走过那条迷雾环绕的道路的人的名字。

        话落,钟鸣乍响。

        风起,风落。

        灰色围巾翻飞收束,一名身穿灰褐风衣,手持史书的青年出现在常磐庄吾的身前,恭敬无比的单膝跪地。

        “属下在。”

        终于,他不再需要用什么“历史记录者”的代号,而是可以用自己的名字,堂堂正正的出现在王的面前,面对王的呼唤,向他的魔王陛下做出由衷的回应。

        “属下……一直都在。”

        常磐庄吾低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在他的脑海中,没有关于这个男人更多的记忆。

        但他的心里,却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他可以完全相信这个人。

        “我最忠诚的家臣。”

        常磐庄吾上前一步,将手搭在沃兹的肩膀上。

        “我最可靠的朋友。”

        常磐庄吾找出了符合眼前这个人带给他的感觉的最佳形容词。

        “我的记忆被人分割,混合着一些支撑这个世界存在的力量,埋入了这个世界不同的地方,我要去找到它们,收回它们,但我有些事情放不下,你愿意来帮我解决我的后顾之忧吗?”

        “当然!”沃兹毫不犹疑的答道,“为您分忧,是我无上的荣幸!”

        “好,那,就拜托你了。”

        说完,常磐庄吾按在沃兹肩膀上的手掌稍一用力,停顿片刻,而后松开,越过沃兹,继续向前。

        背后,是仍深深低着头颅的沃兹。

        直到良久之后,沃兹才缓缓抬头,可他这时的脸上,却满是阴沉的怒色。

        “门矢士!”

        他咬牙挤出这个名字,满目森寒地起身,朝光之森高校望去。

        “一次次的撕开人的伤疤,将人逼入绝望的境地,逼人不得不去亲手毁掉自己的美好,这就是,你所谓的试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