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豪宠娇妻 > 不要脏了咱们的手。
        “让他们注意安全。”

        抬眼看向陆时,顾景琛起身:“易未也要跟着参与这件事,你应该知道了吧?”

        “知道。”

        语调慵懒,陆时摇了摇头,微微有些无奈。

        “昨天晚上他都迫不及待的跟我说了,眼下他正跟着顾三他们在调查。”

        “跟在他们身边我也放心。”

        顾景琛语调低沉:“他性子比较急,你帮忙提携着。”

        “放心吧,陆哥。”

        勾了勾唇,陆时一口应下:“虽然易未平时嬉皮笑脸的,但关键时刻他是不会掉链子的。”

        “这次算是让他积攒点经验,这就够了。”

        “琛哥,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嗯。”

        “记得别让那家伙闯祸。”

        “不会,他比我们想象的要靠谱。”

        嘴角微抽,顾景琛在心里默默擦了擦汗。

        但愿吧。

        a市郊区某处地下室。

        “柳小姐,考虑的怎么样了?我家主子让我问问你想到了什么法子来对付你的敌人。”

        “办法我自然多的是。”

        柳若男眼中划过一丝狠毒:“不过就要看你主子愿不愿意配合我。”

        来人勾了勾唇:“柳小姐,你只需要想法子,至于其他的,不需要你操心。”

        “好,那你们就从孩子下手吧。”

        柳若男笑容阴森森的:“慕南笙最宝贝的无非就是那个孩子,只要你们把他给绑来,何愁没有谈条件的筹码?”

        闻言,来人只是讽刺的勾了勾唇。

        “柳小姐,你未免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吧?”

        “如今你就这么从监狱里逃了出来,顾景琛他们派了人手抓捕,顾家自然会增派保镖,哪会像你说的这么轻而易举就能把顾家的太子爷给弄过来?”

        紧紧的攥着手心,柳若男表情狰狞:“但是只要把那个孩子抓过来,我就能拿捏整个顾家,还有慕家,他们一定会听我的话,任由我拿捏。”

        看着眼前满眼猩红,行为癫狂的女人,来人目光鄙夷:“柳小姐,我们主子救你出来是为了为己所用,不要本末倒置。”

        “你最好想出个有用的法子,不然我们主子也不是不会把你送回去。”

        话音刚落,柳若男面色惨白,不住的摇头。

        “不,我不要回去,我一定会想出很好的法子,不要……不要……”

        没再搭理这个行为疯癫的女人,男人直接离开了地下室。

        “人问的怎么样了?”

        “k先生。”

        毕恭毕敬的弯腰点头,男人面露难色:“这个柳若男疯疯癫癫的,并没有想出什么有用的办法。”

        “恕属下多嘴一句,属下觉得这个柳若男不怎么靠谱,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堪忧。”

        “这样不挺好的吗?”

        k挑了挑眉:“倘若她变成了疯子,当众杀人不也变得不奇怪了。”

        “您的意思是……”

        “不用管她。”

        k语气淡淡的:“但时不时要逼她一把,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她呢?”

        “属下明白了。”

        “嗯。”

        “记住,不要脏了咱们的手。”

        “是。”

        …………

        回到庄园以后,寒冰让人先把自己买的那些东西放到房间,自己则随随便便找了个借口溜到了实验室。

        在实验室待了那么久,她自然清楚摄像头的分布。

        索性直接让摄像头关机,寒冰这才放下心来,安心的蒸馏提炼水银。

        虽说最后只提炼了微量的水银,但拿着手里的试管,寒冰眼中划过一丝阴沉。

        这点量就已经够了。

        将试管封存好放在口袋里,寒冰临走之前又把摄像头打开,像往常一样待在实验室做实验,直到下午三四点才回去。

        下午,回去的路上,顾景琛不放心的叮嘱了两句。

        “南笙,最近这段时间和寒冰不要过多接触,明白?”

        慕南笙被他整的一愣一愣的。

        “怎么了?”

        “好端端的你怎么跟我说起这事来了?”

        面对慕南笙的疑问,顾景琛眼中黑沉一片:“她最近的行为很古怪,现在又是关键时刻,多留意些。”

        “ok。”

        比了个手势,慕南笙乖乖点头:“没事,反正平日里我们也不怎么接触,倘若她真的要对咱们下手,狐狸尾巴是藏不住的。”

        说到这里,慕南笙微微有些犹豫:“不过,咱们这么怀疑寒冰,会不会有些太突兀了?”

        “本来寒冰帮了咱们,那现在咱们这么空口无凭,被她知道了是要寒心的。”

        轻叹一声,顾景琛抬手敲了敲慕南笙的额头。

        “我是那种胡乱揣测的人?”

        “嘿嘿。”

        讨好的笑笑,慕南笙连连摇头:“哪里哪里,你才不是那种人。”

        “不对……”

        反应过来,慕南笙立即抓上顾景琛的手,神色激动:“莫非你是觉察到了什么?”

        “嗯。”

        点头,顾景琛不紧不慢的把今天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她今天去了古城,去了中药铺子。”

        “中药铺子?”

        “嗯。”

        顾景琛点头:“除了陈皮,她还要了很大份量的朱砂。”

        “朱砂?”

        听到这里,慕南笙觉得有些不对劲。

        “朱砂这种东西我只在电视剧看过,就后院深宫那种类型的。”

        “朱砂可以炼制水银,虽然炼制微量,但足够用了。”

        “没错。”慕南笙点头:“我确实在s电视剧看到过这种剧情。”

        眼中泛起些许波澜,顾景琛勾了勾唇:“所以,顾太太,防人之心不可无,明白吗?”

        “嗯嗯,我知道的。”

        慕南笙点头:“兴许她是用在实验上了也说不准,毕竟她家不是中医世家的嘛,不好妄下定论。”

        抬手摸了摸慕南笙的头发,顾景琛对此也表示赞同。

        “看看情况吧,不过如果最近她的行为反常,那就要多多注意。”

        “嗯,两小孩子不怎么和她亲近,这我倒还放心些。”

        “倒是外婆和妈……”

        “我担心她们,毕竟她们可一直都是在家里待着的。”

        “放心。”

        迎上慕南笙的眼睛,顾景琛安抚道:“她们身边有管家和李妈,不会有什么事。”

        “说的也是。”

        听到这里,慕南笙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题外话------

        晚安(`?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