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复州察觉到她的突然靠近,身体小幅度往后仰,低声问:“又怎么了?”

        商璃眼睛微眯:“我作成这样你都迁就我,可以想象到你在顾家是怎样的隐忍。”

        顾复州下颌收紧,睇着商璃凑近的脸:“看来未婚妻好像很关心我在顾家的局面。”

        商璃把身体挪回去,坐好,表情比起刚才也正经了不少:“我呀,没别的意思,就是纯纯粹粹的关心关心我的未婚夫。”

        顾复州挑唇:“也不用太关心我,不过偶尔祈祷一下在婚礼之前我还活着就行。”

        商璃抿唇:“什么意思?”

        顾复州:“字面上的意思。”

        商璃想刨根问底,但顾复州显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一顿饭结束后,顾复州送商璃回了必清和园。

        下了车,商璃扶着车门:“今天谢了,不过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你不要跟我爸妈提,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顾复州下车后从车前方绕过来,二话不说先打横抱将商璃抱起:“京城商家是你最坚实的后盾,受了什么委屈,我建议你还是让你爸妈那边清楚最好。”

        商璃诧异顾复州的自觉,还以为自己要一瘸一拐上楼呢。

        怕摔着,双手环着他脖颈,看着他收紧的下颌:“不是有你保护我吗。”

        顾复州脚下每一步都很稳:“还是那句话,你的本家才是你最坚实的靠山,除此之外,谁都不可靠。”

        商璃戏笑:“所以说,你也不可靠嘛。”

        顾复州没有再应声。

        -

        夜幕低垂。

        酒店。

        柳嫣从浴室出来,身上的睡裙已经换成了今天下午买的性感睡衣。

        “老顾,你看我今天新买的睡衣好不好看。”柳嫣撩着头发走来。

        顾震林刚接了一通电话,眉心拧着有些烦躁,转过身来,看见柳嫣身上的睡衣后,皱着的眉心舒展开来:“好看的不是睡衣,是你。”

        说着,顾震林迈上前,手直接伸进去。

        气温渐渐上升。

        这时,门外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

        “妈!开门!”

        “我有事!”

        两三分钟后,整理好仪容着装的柳嫣过来打开房门。

        顾承铉还没吭声,就听见套房里传来他爸的一声怒斥:“混账东西!”

        顾承铉轻佻眉梢,知道自己莽然来敲门,打扰了他爸的兴致!

        柳嫣耐心还温柔:“怎么了承铉?有什么事吗?”

        顾承铉笑了笑,抬脚走进去,站在裹着浴袍的顾震林面前,直言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来娶商璃。”

        这话一出。

        走过来的柳嫣眉心突突一跳。

        坐在的顾震林更是直接站起身。

        这样的气势如果是顾巧巧在这,已经被吓得脸青唇白,可顾承铉已经吃惯了这套,眼皮儿都没掀一下。

        顾震林厉声:“你说什么?”

        顾承铉漫不经心的笑,重复一遍刚才的话:“有没有什么法子,让我来娶商璃。”

        ‘啪!’

        顾震林收回手,一脸怒意:“混账东西,打主意打到你大嫂身上了,这些年你在外面不管怎么混,我都没管你,但跟商家的联姻,你休想搞破坏,滚蛋!”

        柳嫣看到顾承铉挨打的时候,心疼极了。

        连忙上前护住顾承铉,比起顾震林的怒吼,柳嫣则是满脸心疼和温柔:“承铉,跟商璃联姻的是你大哥,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别说我们能改变什么,商家也不会同意,这是终身大事,不是交易。”

        顾承铉舌尖抵了抵有些发麻的腮帮子:“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这场联姻难道就不是交易?”

        “你——”

        顾震林作势要再动手。

        然而顾承铉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嘴角噙着的笑意越发挑衅且肆意。

        柳嫣拦在前边:“行了老顾,有什么好好说。”

        顾震林收回手,本来这第二下就是做做样子,也没有真的打算再打下去:“都是你惯的!”

        柳嫣拉着顾承铉往外走:“承铉,先出去说。”

        顾承铉撒开柳嫣的手:“我已经表态了,你们看着办就行,不然我就用我的办法,我猜想,我要是用我的办法,接下来的局面肯定不是你们想看到的。”

        这话一出。

        顾震林已经压下去的火气,瞬间又燃起来,手指着顾承铉:“逆子!你敢试试?”

        顾承铉挑眉:“我有什么不敢试的。”

        顾震林提醒他:“那是商家,你以为是随随便便都能惹的吗?”

        顾承铉莞尔一笑:“所以我才来提前通知你们一声。”

        顾震林:“通知?”

        顾承铉:“不对,是麻烦你跟妈商量一下,想个两全的办法。”

        顾震林指着门口:“滚出去——”

        顾承铉笑容极其张扬:“滚,这就滚,不过爸你可要记得帮我想办法,我等着呢,这新嫂子可太有意思了,我就喜欢这款。”

        这下不入流的话从顾承铉嘴里说出来,顾震林气得真想再动第二次手。

        柳嫣生怕父子俩真的打起来,生拉硬拽把顾承铉拉出去。

        到了套房外。

        柳嫣拉着顾承铉到一边:“你到底怎么想的,商璃现在是你名义上的嫂子!这点分寸你难道都没有?”

        顾承铉斜靠着走廊墙壁:“不是还没结婚?只要没结婚,她就不是嫂子,是我目前的一见倾心,再见难忘。”

        柳嫣:“……”

        在柳嫣看来,商璃唯一的优点就是那显赫的身世。

        她其实不怎么看得上商璃,礼仪教养比不上那些名媛千金,但商璃嫁给的是顾复州,这就不关柳嫣的事了。

        但现在自己唯一的儿子也看上了商璃,柳嫣对商璃这个人更没什么好感。

        她问顾承铉:“你看上了商璃什么?那身材虽然高挑,但比起你身边之前的那些女人,根本比不上,模样到还行,看着看着不就腻了,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得只一眼就要她?”

        顾承铉舔了舔唇,轻笑:“有趣。”

        柳嫣感觉莫名:“就只是有趣?”

        顾承铉笑得肆意:“以前那些算什么,玩两天就腻了,相比较起来,我更喜欢有趣的。”

        说着,顾承铉看着柳嫣:“妈,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柳嫣气闷:“其他的事情都行,这件事你再好好想想。”

        顾承铉手插兜,掉个头:“那我就去国外了。”

        一听承铉说要去国外,柳嫣慌了。尤其是想到几年前承铉在国外闹出的大动静,当时几乎费了好大劲才摆平,并且为了把承铉带回国,让顾复州背了那些名声。

        “等一下承铉。”柳嫣很清楚不能让儿子再出国:“真的就非要那商璃?”

        顾承铉勾唇笑:“就她。”

        柳嫣吸气,冷静道:“我知道了,你等着,妈给你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