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透视超给力 > 第六百九十九章 你没有选择
        柳飞的爷爷名为柳泓,是和秦雄同一个时期的人物。

        但不同于秦雄的是,他身体硬朗,浑身气息也十分内敛。

        经过秦飞的一番观察,他发现这个老爷子可能距离天人合一境仅有一步之遥,绝对称得上是顶尖强者。

        龙都的世家排名为齐王柳谢,柳家仅次于谢家一点,由此可见一斑。

        “爷爷,他便是我的好兄弟,秦飞!”将秦飞带到柳泓面前之后,柳飞十分热情的介绍道。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虽然柳泓没有见过秦飞,但有关于秦飞的一切其实他心中早如明镜般熟悉,放眼龙都甚至是全球的武者界,恐怕还没有任何一个年轻人可以在秦飞这样的岁数做到斩杀神境中期。

        这样的潜龙,柳泓自然也给予了相应的尊重。

        “来人,赐座!”

        听到柳泓的话,外面立刻就有人搬来了一张古朴的实木椅子。

        看到这一幕,秦飞微微一愣,他没想到柳家竟然还保存着这样的古老玩意,这好像有些跟不上时代了啊。

        但人家的好意他也不好继续,只能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可就在他坐下来的这一瞬间,他却惊奇的发现自己体内的气息正在迅速涌动了起来,与此同时周围的灵气也开始往他的身体内涌来。

        这椅子竟然可以助人修炼!

        “这椅子的材质乃是一株超过千年的灵木,我柳家也仅有两幅而已。”这时柳泓微笑着介绍道。

        “爷爷,这椅子您一直都当个宝,谁都不让坐,你未免也太偏心了吧?”这时一旁的柳飞艳羡的抱怨道。

        “哼,你要是能达到他那样的高度,莫说是让你坐了,我就算是把椅子送给你都无所谓。”说到这儿,柳泓扶住了自己的额头,道:“一切都得靠自己争取,你不争气怪得了谁?”

        “我……。”

        柳飞让爷爷的话怼的哑口无言。

        的确,他和秦飞差距非常大,爷爷瞧不上自己是正常的。

        可就秦飞这样的怪胎,又有谁能比得了?

        “好东西啊。”

        虽然只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但秦飞已经能明显感受到自身力量的增长,起码相当于他半个月的修炼时长了。

        “小友,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这时柳泓开口说道。

        “爷爷,事情是这样……。”

        “嗯?”

        见柳飞要抢着说话,柳泓瞪了他一眼,顷刻间柳飞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

        “老爷子,我想拿下张家的药物生产线,外加上他们手里掌控的资源。”秦飞如实说道。

        “世上的任何东西都有它的标价,你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柳泓轻描淡写的问道。

        听到这话,秦飞神色平静,内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柳家肯松口,那就说明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那要看贵家族需要什么了。”

        一句话,秦飞等同于把自己的脖子伸出手任由他们宰了。

        张家的生产线对于飞天集团来说非常重要,所以秦飞无论如何也要将其拿下,为此他哪怕是付出一些代价也可以承受。

        “果然够敞亮。”柳泓先是夸赞了秦飞一句,随后他才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也不多要你的东西,你能否把交给武安局那边的功法……。”

        “老爷子,换个条件吧。”

        柳泓话还没说完,秦飞就强行打断了对方。

        武安局事关国家安全,外加上武王又对自己有大恩,秦飞怎么可能背叛武安局。

        “张家旗下的所有产业我都可以让柳家剥离给你,你真就不考虑一下?”柳泓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只知道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其他的东西我可以考虑,但这个绝对不行。”

        修炼功法对秦飞来说不算珍贵,他手里多的很,但他不能让武安局的利益受到损伤。

        “那我请你来当我们柳家的客卿,这你总不能拒绝了吧?”

        “老爷子,咱们是谈生意,在商言商不好吗?”

        “年轻人,我柳家什么都不缺,你都给不出让我心动的条件,我又凭什么给予你便利呢?”柳泓反问道。

        他就等同于一条狗,不见荤腥,他恐怕是不会让秦飞得逞的。

        “我可以帮你疗伤。”忽然间,秦飞开口说道。

        “嗯?”

        听到这话,整个大厅内的温度陡然间下降,柳飞都被吓的浑身一个激灵,不明所以。

        “我爷爷身体硬朗,气息强盛,他哪来的伤?”柳飞疑惑问道。

        “这个你自然得问你爷爷了。”

        表面上看柳泓的确啥事没有,战斗力也强盛,可很多年前,他尝试冲击天人合一境界时曾失败过。

        当时他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创伤,至今都未能恢复过来。

        那是道伤,单靠药物是没有作用的,唯有他自己慢慢拿力量去温养。

        但这种事儿整个柳家都没有几个人知晓,秦飞又是怎么知道的?

        “柳飞,你出去一下,我和他有事情要商谈。”这时柳泓对自己孙子下了逐客令。

        柳飞不傻,一听这个话,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老大。

        他觉得秦飞极有可能是说中了。

        怕爷爷会对秦飞不利,柳飞连忙说道:“爷爷,他可是武安局的人,一切得三思而行啊。”

        “我一大把年纪,还轮得到你教我做事儿?”柳泓神色微微一寒。

        “不敢。”

        听到这话,柳飞不敢再多言,只能起身离开了这里。

        待柳飞一走,柳泓这才从椅子上起身,只见目光在秦飞身上扫来扫去,大概五秒钟过后他这才问道:“你是如何知晓的?”

        他的声音很轻,但实际上他浑身气息都已经开始涌动,只要秦飞的回答不能令他满意,说不定他就会出手。

        但秦飞脸上丝毫不惧,平淡说道:“我医术无双,当然是凭眼睛看出来的。”

        “年轻人,窥探他人隐秘,最保险的方式就是让你永远的闭嘴……。”

        “可如果没有了我替你疗伤,你此生都别想再进一步。”秦飞不卑不亢的说道。

        道伤就犹如一道天堑,会死死挡住柳泓的前进之路。

        但柳泓又不傻,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秦飞是武安局的人,而武安局又不可能和他们这些世家为伍。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柳泓心动,他也不敢轻易让秦飞给自己疗伤。

        因为一旦秦飞对自己身体做了什么小动作,他恐怕还手都来不及。

        “因为你没有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