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女主不按剧本走 > 第787章 少侠倒霉未婚妻(28)
        神霄派的弟子出手狠辣,将所谓的名门正派的弟子摧枯拉朽的都干倒了。

        梁秋月瞅着,一方就像是饿狼,一方像是羚羊。

        “沧浪宗梁秋月,可敢与我一战?”

        雪红衣剑指梁秋月,神色中有锐意。

        梁秋月对身手的九黎勾了勾手,“去教她做人。”

        沧浪宗的弟子们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当初在宗门里,  挑战九黎之人不知凡几。他突然到了宗门,又大言不惭的说要娶掌门,宗门里的男弟子们哪个愿意?最后都被九黎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堂堂沧浪宗掌门竟不敢应战,便随意找个阿猫阿狗应付我!”雪红衣觉得自己被挑衅到了。

        在座之人看她时目光微妙。虽说这雪红衣在年轻一辈中那是出类拔萃力压群英,但和梁秋月比起来,应当还差些火候。

        “你打过了他,  才有资格和我打。”梁秋月可懒得应谢临风红颜知己的挑战,倒像是争风吃醋似的。

        这雪红衣比起该死的楚七七、上官心慈和朱筱竹,讨厌是讨厌了些,但还没到她想搞死的地步。

        九黎像是一个听话的打手,沉默着一跃到了空地之上。

        雪红衣为了快些将人打下场,手底下的功夫是一点没收着。

        不过可惜了,任她出手如风,快的让人看不清动作,九黎也只用了几个佛珠便让她浑身再也使不上力气,最后被九黎一掌拍下了场,“承让”。

        二人的比武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众人觉得,这位少侠都不像是来比武的。

        “可敢与我一战?”谢临风冷着脸战意昂然,剑指九黎。

        他的武功虽还未入臻化之境,却也差不远了。

        “输了,可别忘来参加我与阿月的婚仪。”九黎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

        谢临风神色突变,眸光陡然落在梁秋月面上。

        “你与我有婚约,便只能嫁给我!我会向你证明,  我比他强!”

        九黎心里不爽,下手狠辣多了。

        “咚”

        谢临风再一次被击飞倒地。

        “服不服?”

        谢临风抹了抹嘴角的血,神色坚毅,“不服!”

        待他再次挣扎着爬起来,九黎再次将人打吐血,再问:“服不服?”

        “打死我也不服!”

        九黎:…

        谁有空跟你在这玩吐血戏码。

        要不是想多揍他两拳,他早将人一脚踹下山坡了。

        梁秋月对谢临风是服服的,他每说一句“不服”,都要盯着她的眼睛说。

        他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看起来像一匹孤注一掷的孤狼。

        怎么着,是想听她开口说些什么吗?

        “梁秋月,你明明有未婚夫,却对他不屑一顾,和别的男子不清不楚,你好狠的心,就这样看着他被打的血肉模糊还不屑一顾!”雪红衣心疼谢临风,气愤的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梁秋月:“我早就单方面的解除了和他的婚约。他欠我的,你不知道内情就别瞎掺和,你要实在看不过眼,就想办法嫁给他,你们一家两口再一起给我当牛做马。”

        “你…”

        话还没说完,  雪红衣脸色一变,身形一跃,瞬间解下腰间的鞭子,甩出后掠出缠在了快掉下山坡的谢临风腰间。

        许是那鞭子的材质不行,下一秒就断了,二人齐齐向山坡下滚去。

        二人的样子活像是一对要殉情的鸳鸯。

        雪红衣一身鲜艳的红衣也染上了尘土,她抱着谢临风的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她心中眼中无你,你又为何不能看开些。你欠我一条命,将她忘了,是你要答应我的第二件事!”

        谢临风咳出了一口血,摇着头说道:“雪红衣,我不值得你对我这样好,我心里只有她,第二件事恕难从命!”

        山坡之上,神霄派的姚子孺面色不怎么好看。

        今日神霄派嚣张来此地,是为了碾压中原武林打他们脸的,可惜刚开始一切顺利,到现在,嚣张的气焰一灭再灭,只剩点火星子了。

        梁秋月道:“你们神霄派的人挺有意思,跑到武林大会来谈情说爱了,搞清楚这是什么场合了吗?”

        姚子孺“刷”的一下将扇子合住放在手心,哈哈笑了一声道:“先前都是小辈胡闹,我瞧着,这中原武林,除了沧浪宗,竟是没有可堪一战的门派。”

        他出言讥讽完,也不给别人说话回骂他的机会,用扇子指着林沧海,“可敢一战!”

        林沧海哪有不战之理,不争馒头争口气,若是赢了姚子孺,这武林盟主之位,他继续座下去的几率还更大些。

        此时九黎轻咳一声说道:“我还在场中呢,姓姚的,你可敢和我一战?”

        姚子孺摇了摇头,“你乃小辈,我便是胜了,也胜之不武,我劝你别自讨苦吃。”

        “说大话别闪了舌头,他要是胜了呢?”

        梁秋月不信这姓姚的没听过九华寺珈尘的名声,现下故意略过他去,不过是柿子捡软的捏。打败了林沧海,也是打了中原武林一巴掌。

        九黎之所以会出言挑战,不过是这姓姚的刚才将沧浪宗摆在了所有宗门的对面,他光明正大的挑拨离间,他便光明正大的给他个教训。想给阿月使绊子的,都是欠收拾的。

        姚子孺自认不弱于人,没道理别人都挑上门了,他还避而不战,做够姿态后,两人动了了手来。

        这姚子孺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实则已有四十来岁了,称的上一句保养有方。

        然而,来到汇英山后无比嚣张的姚美人,再被九黎一脚踩在胸口落下来时,脸上笑意全部消失了。

        江湖众人议论纷纷。

        九华寺众人也纳闷的很。

        他们觉着很奇怪,珈尘打雪红衣时,压根就让人看不出深浅。

        和姚子孺对决时,虽然结束的也很快,但他每一招每一式都能让人瞧出,他的武功路数和九华寺的相差十万八千里。纵观全武林,也找不出他武功路数的出处。

        姚子孺都没想到自己会败,而且还败的这么快。

        “唉,还以为你有多厉害,不过如此。”

        玄阴剑派掌门袁山再次听到“不过如此”四个大字,脸皮抽了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