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诡异监管者 > 第四百三十一章:第二次验尸
        穷凶极恶的罪犯杀人,一般分为两个方面。

        第一,是先要将受害者的行动限制住。

        第二,才会实施杀人。

        与罪犯杀人一样,鬼物杀人也存在着这两个方面。

        当然,由于鬼物那摧枯拉朽式的的力量,许多时候第一方面已经被忽略了。

        但这毕竟是店长任务,在场的几人哪怕是朱小凝也拥有略微的反制手段。

        所以镇楼鬼必须要创造一个堪比无解式的杀人空间来限制店长们。

        这就是剪纸空间存在的意义。

        也许它还有另外的含义,但主要功能就是限制。

        所以这个第二,也是最直接的杀人手法到底是什么,才是季礼当今最为看重的事情。

        那看似濒死、实则还有余力挣扎的苏城河。

        先前季礼猜测这只镇楼鬼的杀人手法,是通过不让人入睡而死。

        但也不够合理,所以他猜测这应该只是杀人手法的表面展现。

        也许,苏城河现在正遭受的处境就是镇楼鬼的杀人手法。

        那么,这个手法到底是什么呢?

        季礼再度反思着女尸与中年男人的状况,又对比了一下苏城河。

        从朱小凝的描述中,苏城河苏醒的那一刹那是用双手按住面部的,继而又松开。

        所以异变的根源应该是出现在面部,再联想到那一条条细长的虫子在皮下钻弄。

        季礼下意识地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而紧接着就想通了这一点。

        眼睛。

        睡眠要闭目、中年男人也在闭目、女尸的死状也是闭目、苏城河的昏迷也是闭目……

        这只鬼是从店长们的眼睛下手?

        季礼如遭雷击,他终于捕捉到了这只鬼杀人的规则,但旋即立刻转身。

        他猛然伸出手指,点到了客厅之中的李观棋,大吼一声:

        “那只鬼要找你!”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平静的房间内炸响,所有人顺着季礼的手指方向,看向了客厅。

        李观棋蓦然回首,而这一眼望去他看到了季礼脸上的骇然、陈汉升意识到不妙时的担忧、以及朱小凝眼底短暂的茫然。

        他毕竟也算身经百战,在听到季礼的提示后立马将手伸向了棋盘上的黑子。

        然而还没等他触碰到,眼前的世界忽然变成了黑暗,无尽的虚无将他完全吞噬。

        李观棋只觉得自己仿若被这个世界割裂,一股难以遏制的痛苦从眼底复生。

        他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双目,而那里像是有一条条的虫子正在从眼里钻出来,玩了命地钻。

        血泪在指尖缓缓流淌而出,李观棋却浑然顾不得,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双眼正在被污染。

        有东西在从眼中被活生生地往外抽出来。

        这种痛苦是人根本无力承受的,即便是身怀各种罪物的李观棋此刻竟宛如孱弱的婴孩,竟无丝毫力量抵抗。

        失明的痛苦此刻都无暇顾及,世界只剩下了痛苦。

        而片刻之后,李观棋忽然察觉到痛苦转瞬消失,眼睛的酸涩感也不复存在。

        他缓缓放下了双手,下意识地想要睁开眼看一看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刺眼的红芒,渗透到了在眼缝里,李观棋重复光明,虽是红光。

        但紧接着,他看到的世界却变得猩红与疯狂,宛如地狱画作一般,让他的心脏狂跳,一下子瘫倒在地。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那里是一个男人。

        那男人的面容完美无瑕,简直比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还要美丽,可此刻他却宛如一具待死的艺术品被栓挂在上空。

        苏城河在这个被红光笼罩的房间里,用一根根红色的丝绸捆绑住了四肢与脖颈。

        呈现着一个大字,悬挂在房梁之上,白净的面部流淌着两行血泪。

        而李观棋惊骇地发现,他那双圆睁的眼睛里,竟然连一根瞳丝都不复存在!

        ……

        “大侄子!”

        另一边的剪纸空间中,这个还属正常的房间里,陈汉升抱着李观棋的身躯痛苦地哀嚎着。

        季礼面色铁青地看着地上的李观棋,久久无法言语。

        此刻的李观棋倒地双手和双脚不停抽搐,清秀的脸上无数的细长虫子在胡乱钻去。

        就与苏城河一般无二。

        唯一不同的是,苏城河此时已经彻底没了挣扎痕迹。

        没错,就在李观棋被镇楼鬼袭击的那一刹那,苏城河在同一时间身死。

        这是一个顺序,从苏城河开始,他死了,李观棋代替。

        从时间来看,这只镇楼鬼杀人的速度奇快无比,只需要两分钟就可以彻底杀死一名怀揣多重罪物的店长。

        最要命的是,苏城河陷入昏迷被袭也就罢了。

        但李观棋眨眼中招,哪怕已经提前有所警觉却也根本来不及施展罪物。

        而就在这个时候朱小凝缓缓走了上来,声音沉重地对着季礼说道:

        “季店长,时间不多了。你有什么想法直说吧,看是否能够补救李店长。”

        朱小凝虽然能力不强,  也颇受人欺凌,但显然他赤子之心仍然未减。

        季礼沉吟片刻后,从袖口拿出了一把匕首,轻声说道:

        “我猜测这只鬼杀人的根源应该在于眼睛,但我还不明白到底该怎么破解。”

        “破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救人且全身而退,现在我们被困在此地,首要目的是离开。”

        陈汉升在这时提出了一个想法,他将李观棋轻轻放下,随后拿出了那个纸屋。

        “你们看,这个纸屋中只有五张纸人,它再一次出现了变化。”

        现在这个纸屋,最中央代表着苏城河的纸人已经化作了一片片碎块,铺在房底。

        而原本的位置被另一只纸人替代,徘徊在周围的纸人只剩下三个,无疑是代表着季礼、陈汉升与朱小凝。

        陈汉升紧接着分析道:“这里只有五张纸人,哪怕主卧中的女尸不算人,可这个中年男人为什么也没算进去?”

        季礼对陈汉升的说辞很是认可,他一直觉得中年男人和女尸,是极为重要的线索。

        “李观棋被选中之前曾说他试图触碰过女尸,造成过眼睛的短暂失明,我想这就是他被第二个选中的触发点。

        无论是破解杀人规则、亦或是离开房间,其实都属于一个概念。

        我们必须要知道这个触发点到底是什么!”

        说完这话季礼深吸了一口气,倒提着匕首再次朝着次卧中的女尸走去。

        “我要进行第二次验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