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进击的丧尸 > 第1283章 江泽怒斥罗格尼
        此时,顾念飞到了江泽旁,向其汇报道:“各大医院都已经调查过了,并没有找到二虎和雷蒙。”

        “应该是转移了吧。”江泽淡淡回道。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顾念担忧道。

        “没关系,二虎吉人自有天相,我们只管等待便可。”

        “你似乎并不着急?”

        “嗯,没必要,雷蒙一定会主动联系我们。这就好比玩一副棋牌,你有着一副好牌,一开始会藏着,掖着,但最终你一定会把好牌打出去。”

        “好吧,我倒是可以等。但是罗格尼和拉尼他们一直在闹,他们甚至不认真履行你派给他们的任务。”

        “他们在闹什么?”

        “他们认为雷蒙一定会把二虎藏在城区,他们想派人进城搜捕,但被我们的人给拦住了。他们人多势众,若真的强行突入,我们的卫兵根本不能阻挡。”

        “简直放肆,连我的命令也不听了吗?走,我亲自去看看。”

        怒不可遏的江泽很快便飞到了事发地,从半空中可以看到主干道上,有密密麻麻的士兵在城区入口处驻留。

        江泽降落到了罗格尼的面前,厉声喝斥:“你们这是干什么?”

        “报告江团长,我们罗团长失踪已经两日有余,我们万分担心,希望可以进城搜捕。”

        “胡扯,你带这么多人进城,势必会引起老百姓不安。而且偌大的城区,你怎么搜?雷蒙又不是省油的灯,岂是你们说找就能找到的。”

        “但是,难道我们就这么什么都不做吗?”

        “什么叫什么都不做?我之前不是已经给你派发任务了吗?邺城北边十余座小城,你们都去收复了吗?”

        “我的副将已经去收复完毕,邺城周边小城看到烈军旗帜便已闻风丧胆,军队未到就开城献降,所以收复效率十分高。”

        “那就往北继续走,楚国大着呢。”

        “罗团长生死未仆,我们实在无心远征,还请江团长以罗团长为优先。”

        “二虎是我兄弟,我对他的担心不会低于你。但还是那句话,贸然进城搜捕无济于事,不要做无用功。”

        “但是不做些什么,于心不安。我保证不会惊扰平民百姓,能否让我们试一试?”

        “统统闭嘴,我说不行就不行,别忘了,飞虎团只是我的分团,我依然是你们的顶头上司,二虎不在的情况下,你们必须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否则视同叛国。”

        江泽这话说得有些重,但把罗格尼说得不敢回嘴。

        正如江泽所言,飞虎团虽然已经是独立的大团,但他们的确是来自于江泽的军团,如果罗二虎不在,江泽的确有权利直接发号施令。

        见众人不敢吱声,江泽趁热打铁命令道:“全部回你们自己的军营待命,我稍后会给你们分配新任务。”

        虽然不服气,但罗格尼也只能照做,乖乖带领着手下们前往自己的军营。

        另一边,雷蒙的储藏空间内,躺着罗二虎的尸体。

        雷蒙就坐在尸体旁边,一边思索未来,一边看罗二虎有没有苏醒的迹象。

        时间已经过去两天,罗二虎依然保持着死亡的状态。如果就这样放着,尸体就会慢慢腐烂,谈何复活可能性?

        雷蒙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继续放着等待苏醒吗?万一,万一罗二虎是真的死了呢?而且,为什么江泽那边完全没有动静?他们除了搜查医院,其余地方完全忽略,搜索力度非常低下。难道,江泽并不在乎罗二虎的死活?

        雷蒙想了又想,不知如何是好。不过继续把

        (本章未完,请翻页)

        罗二虎放着肯定不行,储藏空间没有电力系统,没有冷藏柜,时间一久,尸体必定腐烂,恐怖假死也会变成真死了。

        “既然江泽没有尽全力搜查,那么直接到城区找一户人家就好了。”

        最后,雷蒙再次联系了诺卡医生,也就是之前医治罗二虎的医生。

        诺卡知道情况后,提议把罗二虎安排到自己家的地库里面。因为烈军会搜查医院,而不是搜查城区其他地方,所以安排在家里算是比较安全的。

        罗二虎被安排到地库之后,雷蒙也暂时住到了这个地库。

        一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雷蒙听到了楼上有争吵的动静。隔着厚厚的地板,要是正常人肯定是听不清的,不过雷蒙听力优于一般人,所以他听到了大致内容。原来是诺卡的妻子反对诺卡带雷蒙和罗二虎来家里,这种行为危险万分,如果被查到,诺卡全家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而诺卡则坚持要这么做,因为雷蒙曾经对诺卡有救命之恩。

        两夫妻意见不合,大吵大闹,连两个孩子都变得哭闹不止。

        雷蒙感觉非常不是滋味,尤其他听到了一段令他有些感动的对话。

        妻子严肃质问道:“如果东窗事发,我们全家出事,你会后悔的。”

        诺卡毫不犹豫道:“我不会后悔,因为不会出事。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一个人扛,你和孩子全部不知情。不知者不怪,烈军不会滥杀无辜。”

        “先不说我们会不会被牵连,但是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们该怎么办?”妻子哭泣道。

        “我……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真的无法拒绝雷蒙,他曾是我的救命恩人,请你理解我,行吗?”

        “好,就算我理解你,可我们以后必须过提心吊胆的日子,这对我和孩子来说,公平吗?”

        “我不知道,别说了,先别说了,行吗……”

        雷蒙坐在简易床上,点了一个烟,就这样听着,一直听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似乎吵累了,慢慢消停了。

        雷蒙的烟也抽完了,他站了起来,从大冰柜里扛出罗二虎的尸体,对着空气画了一个圈,开启了一扇空间门。

        没过多久后,诺卡悄悄来到了地库,打算看一看雷蒙。

        一开门,发现雷蒙和罗二虎已经全部不见了。

        诺卡长叹一声:“唉。”

        几分钟后,诺卡的妻子也下来了,他看了看周围,问道:“雷蒙他走了吗?”

        “走了。”诺卡皱着眉头道。

        “果然,他果然走了,我就说雷蒙肯定听得到,他的耳朵肯定比一般人要厉害。”

        “你现在满意了吗?”诺卡不爽道。

        “你什么意思?你现在一副苦瓜脸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吗?我故意找你吵架,不就是希望雷蒙自己离开吗?”

        “但是我很担心,雷蒙会猜测到我们是故意吵架的。”

        “不会吧,我们刚才吵得挺凶的,我是真的哭了,他不可能猜到。”

        “雷蒙何许人也,只怕他其实早就猜到了,不过他依然选择离开,应该是不想连累我。是我愧对雷蒙,我对不起他呀。”诺卡难受道。

        “你别这么说,你其实已经尽力了。之前你顶着巨大的风险,为雷蒙救治罗二虎,你已经还他这个恩情了,你不欠他的。”

        “不,我还是内疚。”

        “唉,那你就内疚吧,但是你必须明白,这是最好的结果。我们只是普通老百姓,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也不该与雷蒙这种通缉犯打交道。为了孩子的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全,我真心恳求你,别再和雷蒙联系了。”

        “我知道了,你别再说了,希望雷蒙不会恨我。”

        另一边,邺城最高的山峰坡上,雷蒙扛着罗二虎,顶着风雪艰难向上走去。

        现在的雷蒙,不想再连累任何无辜的人,所以他最终选择去高山之上。越靠近山顶,温度越低,更有利于保存尸体。

        费了数个小时,雷蒙体力耗尽,之后他便使用异能,顶着风雪飞向山顶。

        山巅之上,雷蒙孤家寡人,俯瞰着整个邺城。

        邺城依然像以前一样繁华,灯火通明,完全不像是刚刚经历过战争的样子。纵观古今,其实很难出现这种情况,在完全不动摇城市根基的情况下占领城池,并让城市维持着之前的运作,稳稳当当。很少有人做得到,而江泽做到了。不得不说,江泽确实有很多方面,值得令人钦佩。

        看着如此繁华的邺城,雷蒙突然有了新的领悟。

        如今,所有人都已经不在了,就剩下雷蒙孤零零一个人了,再继续抵抗是不是还有意义?抵抗就意味着战斗,战斗便有死亡。

        此时的雷蒙,感觉死亡与现在的邺城格格不入。

        邺城,应该跟以前一样,欣欣向荣才对。不应该再有任何人死去,是不是该停手了呢?

        就这样,雷蒙在风雪中,慢慢睡着了。

        其实,雷蒙已经有好几天没睡过好觉了,他的心一直紧绷着。而此时此刻,他感觉万物宁静,内心舒畅。他打算好好睡个好觉,补一补那缺失的安宁。

        另一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委任状的内容居然泄露了,各个军营都知道了委任状的事情,军部一下子炸开了锅。

        罗格尼知道后更是激动得大笑不止:“哈哈哈,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江泽没有得到封赏,他只得到一个废墟之城。咱们的罗团长才是邺城的城主,我们飞虎团才是邺城的主人。”

        飞虎团的每一个成员都开心得合不拢嘴,反观江泽的主力团,每个士兵都愤愤不平。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主力团只得到一个大尔?”

        “这太不公平了,我们可是主力军啊,为了这场胜利,我们团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啊。”

        “如果团长只能做大尔城城主,那么他怎么封赏他的下属,我们这么久的努力和牺牲,难道都白费了吗?”

        其中一位效忠江泽的将军看到士兵们如此议论,气得大骂:“你们吵什么吵,我们的军功分记录在册,只要有军功分在,我们自然会得到军饷和赏金。”

        士兵们被大骂一顿后不再说话,但是心里依然很不是滋味。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士兵们的利益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来自于中央的奖赏,还有一个是战争油水。

        比如,如果江泽做了邺城城主,那么就可以获得邺城的所有利益和财政收入,那么他自然会把好处分给将领,将领们再继续往下分。只要城池够大,油水够多,那么每一个士兵得到的利益将比俸禄要高得多,这才是打仗的真正动力所在。

        可如今,江泽只得到一个废墟之城,等于就是没有任何油水,那么士兵们只能得到中央的奖赏,简单来说就是工资外加一些奖金。虽然收入比其他职业已经高得多了,但是士兵本身就是高风险的职业,大部分人当兵就是为了用命搏一个好前程,但是没有好城池,就会面临无油水可捞,无官可做的尴尬局面。人人都觉得跟着江泽,一定会前程似锦,可现在看来,什么都没捞到,所以士兵们难免心寒,失落,无奈。

        (本章完)